第一章 不畏豪强勇少年

下载免费读
    东晋太元六年(公元381年),南兖州,京口镇。
  
      已是五月,一片片青翠碧绿的水田之上,短衫露腿的农夫们,在弯腰劳作着,微风拂过,水稻低垂,时不时地现出架着犁的水牛,一边甩着尾巴,一边慢慢悠悠地前行,一条五尺多宽,黄土飞扬的官道,大路朝天。
  
      官道之上,一条八尺大汉,土黄色布衣之上,缝着五颜六色的补丁,身形壮硕魁梧,正背着一捆足有丈余高,小山也似,看起来起码有两三百斤的柴禾,向前走着。
  
      这一捆柴太高太宽,几乎大半个官道,都被完全遮挡住了,连后面的路上行人,都无法看到。
  
      更吓人的是,尽管背了如此一大捆柴禾,这个大汉依然健步如飞,套着一双破草鞋的大脚,每一次踩下来,都会在地上留下个几寸深的小坑,连这官道,都在微微地震动着。
  
      两个农人从农田里直起了腰,对着这条大汉笑道:“刘裕,怎么今天又来南山伐薪了啊,没去渡口那里当值吗?”
  
      这位名叫刘裕的大汉转过了头,微微一笑:“上午先打柴,下午再去渡口转转,上头来了命令,最近有不少伧子(南方人对于北方中原来人的蔑称)南下,要我们去招呼一下。不过,我总得先养家嘛,就靠里正这点禄米,全家都得喝西北风啊。”
  
      这名叫刘裕的大汉,乃是晋末京口人士,自幼父母双亡,由继母一手拉扯长大,曾经因为家里太过贫穷,母亲又因为难产而死,一度被父亲送到了舅母家,甚至落得了个寄奴的外号。
  
      五岁左右的时候,小刘裕总算被父亲接回了家,但很快父亲也因为劳累而死。
  
      大概是老天也不愿意看到刘裕如此悲惨,让他从小就天生神力,好斗凶悍得连这以民风强悍的京口人也为之侧目,很多叫他寄奴的孩子,都在他的拳头之下,成了伤残级别不等的人士,缺牙的,断鼻梁的,比比皆是。
  
      也正因此,在这个拳头即是王道的乱世中,他被朝廷擢为里正,而今天,新任刺史即将上任。
  
      刘裕盘算着打完了这捆柴后,就到渡口的集市上卖了,顺便当值,没准,新任刺史大人还会先巡视下最近人流量很大的渡口呢。
  
      另一个农人指着前面的官道说道:“刘裕,那边来了一队人马,排场好像不小,你最好看看是不是刺史来了。”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看向了前方:“我这就去。”说着,他的脚步加快了。
  
      前方百步左右的官道之上,一队人马,前呼后拥,鸣锣开道,先头的一人,二十出头,个子中等,青衣小帽,颧骨高耸,大眼薄唇,面色冷峻,吏员打扮。
    东晋太元六年(公元381年),南兖州,京口镇。
  
      已是五月,一片片青翠碧绿的水田之上,短衫露腿的农夫们,在弯腰劳作着,微风拂过,水稻低垂,时不时地现出架着犁的水牛,一边甩着尾巴,一边慢慢悠悠地前行,一条五尺多宽,黄土飞扬的官道,大路朝天。
  
      官道之上,一条八尺大汉,土黄色布衣之上,缝着五颜六色的补丁,身形壮硕魁梧,正背着一捆足有丈余高,小山也似,看起来起码有两三百斤的柴禾,向前走着。
  
      这一捆柴太高太宽,几乎大半个官道,都被完全遮挡住了,连后面的路上行人,都无法看到。
  
      更吓人的是,尽管背了如此一大捆柴禾,这个大汉依然健步如飞,套着一双破草鞋的大脚,每一次踩下来,都会在地上留下个几寸深的小坑,连这官道,都在微微地震动着。
  
      两个农人从农田里直起了腰,对着这条大汉笑道:“刘裕,怎么今天又来南山伐薪了啊,没去渡口那里当值吗?”
  
      这位名叫刘裕的大汉转过了头,微微一笑:“上午先打柴,下午再去渡口转转,上头来了命令,最近有不少伧子(南方人对于北方中原来人的蔑称)南下,要我们去招呼一下。不过,我总得先养家嘛,就靠里正这点禄米,全家都得喝西北风啊。”
  
      这名叫刘裕的大汉,乃是晋末京口人士,自幼父母双亡,由继母一手拉扯长大,曾经因为家里太过贫穷,母亲又因为难产而死,一度被父亲送到了舅母家,甚至落得了个寄奴的外号。
  
      五岁左右的时候,小刘裕总算被父亲接回了家,但很快父亲也因为劳累而死。
  
      大概是老天也不愿意看到刘裕如此悲惨,让他从小就天生神力,好斗凶悍得连这以民风强悍的京口人也为之侧目,很多叫他寄奴的孩子,都在他的拳头之下,成了伤残级别不等的人士,缺牙的,断鼻梁的,比比皆是。
  
      也正因此,在这个拳头即是王道的乱世中,他被朝廷擢为里正,而今天,新任刺史即将上任。
  
      刘裕盘算着打完了这捆柴后,就到渡口的集市上卖了,顺便当值,没准,新任刺史大人还会先巡视下最近人流量很大的渡口呢。
  
      另一个农人指着前面的官道说道:“刘裕,那边来了一队人马,排场好像不小,你最好看看是不是刺史来了。”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看向了前方:“我这就去。”说着,他的脚步加快了。
  
      前方百步左右的官道之上,一队人马,前呼后拥,鸣锣开道,先头的一人,二十出头,个子中等,青衣小帽,颧骨高耸,大眼薄唇,面色冷峻,吏员打扮。
  
      在他的身后,一个穿着上好的锦纹绫罗袍子,戴着逍遥巾,玉带厚靴,贵公子打扮的人,三十多岁,脸上搽着厚厚的白粉,昂着脑袋,骑马而行。
  
      这个贵公子身后和两侧跟着的几十人,个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手里持着棍棒,腰间缠着皮鞭,却是穿着绸缎,上绣飞鹰走狗。
    东晋太元六年(公元381年)南兖州京口镇。
  
      已五月片片青翠碧绿水田之上短衫露腿农夫们在弯腰劳作着微风拂过水稻低垂时时地现出架着犁水牛边甩着尾巴边慢慢悠悠地前行条五尺多宽黄土飞扬官道大路朝天。
  
      官道之上条八尺大汉土黄色布衣之上缝着五颜六色补丁身形壮硕魁梧正背着捆足有丈余高小山也似看起来起码有两三百斤柴禾向前走着。
  
      捆柴太高太宽几乎大半官道都被完全遮挡住连后面路上行都无法看到。
  
      更吓尽管背如此大捆柴禾大汉依然健步如飞套着双破草鞋大脚每次踩下来都会在地上留下几寸深小坑连官道都在微微地震动着。
  
      两农从农田里直起腰对着条大汉笑道:“刘裕怎么今天又来南山伐薪啊没去渡口那里当值?”
  
      位名叫刘裕大汉转过头微微笑:“上午先打柴下午再去渡口转转上头来命令最近有少伧子(南方对于北方中原来蔑称)南下要们去招呼下。过总得先养家嘛就靠里正点禄米全家都得喝西北风啊。”
  
      名叫刘裕大汉乃晋末京口士自幼父母双亡由继母手拉扯长大曾经因为家里太过贫穷母亲又因为难产而死度被父亲送到舅母家甚至落得寄奴外号。
  
      五岁左右时候小刘裕总算被父亲接回家但很快父亲也因为劳累而死。
  
      大概老天也愿意看到刘裕如此悲惨让从小就天生神力斗凶悍得连以民风强悍京口也为之侧目很多叫寄奴孩子都在拳头之下成伤残级别等士缺牙断鼻梁比比皆。
  
      也正因此在拳头即王道乱世中被朝廷擢为里正而今天新任刺史即将上任。
  
      刘裕盘算着打完捆柴后就到渡口集市上卖顺便当值没准新任刺史大还会先巡视下最近流量很大渡口呢。
  
      另农指着前面官道说道:“刘裕那边来队马排场像小最看看刺史来。”
  
      刘裕眼中冷芒闪看向前方:“就去。”说着脚步加快。
  
      前方百步左右官道之上队马前呼后拥鸣锣开道先头二十出头子中等青衣小帽颧骨高耸大眼薄唇面色冷峻吏员打扮。
  
      在身后穿着上锦纹绫罗袍子戴着逍遥巾玉带厚靴贵公子打扮三十多岁脸上搽着厚厚白粉昂着脑袋骑马而行。
  
      贵公子身后和两侧跟着几十五大三粗满脸横肉手里持着棍棒腰间缠着皮鞭却穿着绸缎上绣飞鹰走狗。
    东晋太元六年(公元381年),南兖州,京口镇。
  
      已是五月,一片片青翠碧绿的水田之上,短衫露腿的农夫们,在弯腰劳作着,微风拂过,水稻低垂,时不时地现出架着犁的水牛,一边甩着尾巴,一边慢慢悠悠地前行,一条五尺多宽,黄土飞扬的官道,大路朝天。
  
      官道之上,一条八尺大汉,土黄色布衣之上,缝着五颜六色的补丁,身形壮硕魁梧,正背着一捆足有丈余高,小山也似,看起来起码有两三百斤的柴禾,向前走着。
  
      这一捆柴太高太宽,几乎大半个官道,都被完全遮挡住了,连后面的路上行人,都无法看到。
  
      更吓人的是,尽管背了如此一大捆柴禾,这个大汉依然健步如飞,套着一双破草鞋的大脚,每一次踩下来,都会在地上留下个几寸深的小坑,连这官道,都在微微地震动着。
  
      两个农人从农田里直起了腰,对着这条大汉笑道:“刘裕,怎么今天又来南山伐薪了啊,没去渡口那里当值吗?”
  
      这位名叫刘裕的大汉转过了头,微微一笑:“上午先打柴,下午再去渡口转转,上头来了命令,最近有不少伧子(南方人对于北方中原来人的蔑称)南下,要我们去招呼一下。不过,我总得先养家嘛,就靠里正这点禄米,全家都得喝西北风啊。”
  
      这名叫刘裕的大汉,乃是晋末京口人士,自幼父母双亡,由继母一手拉扯长大,曾经因为家里太过贫穷,母亲又因为难产而死,一度被父亲送到了舅母家,甚至落得了个寄奴的外号。
  
      五岁左右的时候,小刘裕总算被父亲接回了家,但很快父亲也因为劳累而死。
  
      大概是老天也不愿意看到刘裕如此悲惨,让他从小就天生神力,好斗凶悍得连这以民风强悍的京口人也为之侧目,很多叫他寄奴的孩子,都在他的拳头之下,成了伤残级别不等的人士,缺牙的,断鼻梁的,比比皆是。
  
      也正因此,在这个拳头即是王道的乱世中,他被朝廷擢为里正,而今天,新任刺史即将上任。
  
      刘裕盘算着打完了这捆柴后,就到渡口的集市上卖了,顺便当值,没准,新任刺史大人还会先巡视下最近人流量很大的渡口呢。
  
      另一个农人指着前面的官道说道:“刘裕,那边来了一队人马,排场好像不小,你最好看看是不是刺史来了。”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看向了前方:“我这就去。”说着,他的脚步加快了。
  
      前方百步左右的官道之上,一队人马,前呼后拥,鸣锣开道,先头的一人,二十出头,个子中等,青衣小帽,颧骨高耸,大眼薄唇,面色冷峻,吏员打扮。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