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故弄玄虚出雅言

下载免费读
  刘裕转过身,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直刺那坐在肩舆之上的刁公子,即使隔了几十步的距离,仍然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连刁公子的那几个舆仆也为之微微色变,不自觉地后退半步。
  刁公子的眉头一皱,刁毛蹿前几步,鞭子重重地往地面上一抽,扬起一道尘土:“哪来不识抬举的东西,不知道贵人出行,需要避让吗?皮痒了是不是?!”
  刘裕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刁毛:“刚才打人的,是你么?”
  刁毛刚想要撒泼打人,却是给刘裕的身形块头吓住了,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刁公子厌恶地皱了皱眉头,鼻孔对着刘裕,一副感冒足有三五天的音调,沉声道:“汝聋否?当道作犬吠,讨打乎?”
  刁毛一下子又来了胆气,大叫道:“小子,贵人赏你话说,还不快跪下!你乡巴佬听不懂高门雅言,老子教你,就是说你跟个狗一样癞在大道中央,想死是不是?”他说着,捏紧了手中的皮鞭,作势欲扑,而二十多个恶奴也捏紧了棍棒,大呼小叫地从两侧围住了刘裕。
  刘裕心下雪亮,这一定又是个从京城过来的世家子弟,这京口乃是京城外百余里的天子脚下,又是通往江北各郡的必经之地,来往的世家显贵与达官贵人极多。
  晋国乃是南渡政权,由北方南下的世家掌握权力,上层世家又喜好清谈弄玄,高寒之隔,判若云泥,不仅衣着服饰相差甚大,就是连语言也是格格不入,象这个公子所言,就是洛下音,以区别于普通南方人的吴语方言,跟那些个家丁打手们的话语,也是区别极大。
刘裕转过身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直刺那坐在肩舆之上的刁公子即使隔了几十步的距离仍然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连刁公子的那几个舆仆也为之微微色变不自觉地后退半步刁公子的眉头一皱刁毛蹿前几步鞭子重重地往地面上一抽扬起一道尘土哪来不识抬举的东西不知道贵人出行需要避让吗皮痒了是不是刘裕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刁毛刚才打人的是你么刁毛刚想要撒泼打人却是给刘裕的身形块头吓住了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刁公子厌恶地皱了皱眉头鼻孔对着刘裕一副感冒足有三五天的音调沉声道汝聋否当道作犬吠讨打乎刁毛一下子又来了胆气大叫道小子贵人赏你话说还不快跪下你乡巴佬听不懂高门雅言老子教你就是说你跟个狗一样癞在大道中央想死是不是他说着捏紧了手中的皮鞭作势欲扑而二十多个恶奴也捏紧了棍棒大呼小叫地从两侧围住了刘裕刘裕心下雪亮这一定又是个从京城过来的世家子弟这京口乃是京城外百余里的天子脚下又是通往江北各郡的必经之地来往的世家显贵与达官贵人极多晋国乃是南渡政权由北方南下的世家掌握权力上层世家又喜好清谈弄玄高寒之隔判若云泥不仅衣着服饰相差甚大就是连语言也是格格不入象这个公子所言就是洛下音以区别于普通南方人的吴语方言跟那些个家丁打手们的话语也是区别极大当然在这京口多是北方流民所操的更多是北地方言这些世家公子哥儿在口音上显不出特别就往往以书面语的文言在口而一众仆役们则称之为雅言一如现在他给抬在肩舆之上或者是骑着马总之就是一个含意那就是处处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高人一等换作后世的通用语那就是两个字装逼而近年来这装逼的形式又起了新的变化当朝宰相尚书令谢安掌权已近二十年他说话的鼻音很重所以不少世家公子们又学起谢相公说话的那种调调儿一个个都捏着鼻子仿佛感冒一周的病人似的刘裕只要一听这种鼻音浓重的洛下音就知道他一定是从京城来的只是刘裕在后世深受人人平等的现代理念而转世之后在这京口也是英雄辈出遍是上过战场战过胡虏浑身上下皆是伤疤的老兵此地民风强悍只敬拳力不畏强权刘裕本身身为胥吏也知朝廷法度这些年顶撞过的世家公子也不在少数又怎么会给这排场吓倒而且刘裕一看这刁公子并无官服在身开道之人也只是他的家仆而非正式的衙役他迅速地作出了判断此人多半只是个刺史家人而已特地放出来试探民风而已而今天就是要让他见识一下何为京口铁男  刘裕转过身眼中闪过丝愤怒之色直刺那坐在肩舆之上刁公子即使隔几十步距离仍然有股怒自威气势连刁公子那几舆仆也为之微微色变自觉地后退半步。
  刁公子眉头皱刁毛蹿前几步鞭子重重地往地面上抽扬起道尘土:“哪来识抬举东西知道贵出行需要避让?皮痒?!”
  刘裕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刁毛:“刚才打么?”
  刁毛刚想要撒泼打却给刘裕身形块头吓住自觉地后退半步刁公子厌恶地皱皱眉头鼻孔对着刘裕副感冒足有三五天音调沉声道:“汝聋否?当道作犬吠讨打乎?”
  刁毛下子又来胆气大叫道:“小子贵赏话说还快跪下!乡巴佬听懂高门雅言老子教就说跟狗样癞在大道中央想死?”说着捏紧手中皮鞭作势欲扑而二十多恶奴也捏紧棍棒大呼小叫地从两侧围住刘裕。
  刘裕心下雪亮定又从京城过来世家子弟京口乃京城外百余里天子脚下又通往江北各郡必经之地来往世家显贵与达官贵极多。
  晋国乃南渡政权由北方南下世家掌握权力上层世家又喜清谈弄玄高寒之隔判若云泥仅衣着服饰相差甚大就连语言也格格入象公子所言就洛下音以区别于普通南方吴语方言跟那些家丁打手们话语也区别极大。
  当然在京口多北方流民所操更多北地方言些世家公子哥儿在口音上显出特别就往往以书面语文言在口而众仆役们则称之为雅言如现在给抬在肩舆之上或者骑着马总之就含意那就处处彰显自己与众同高等。换作后世通用语那就两字装逼!
  而近年来装逼形式又起新变化当朝宰相(尚书令)谢安掌权已近二十年说话鼻音很重所以少世家公子们又学起谢相公说话那种调调儿都捏着鼻子仿佛感冒周病似刘裕只要听种鼻音浓重洛下音就知道定从京城来!
  只刘裕在后世深受平等现代理念而转世之后在京口也英雄辈出遍上过战场战过胡虏浑身上下皆伤疤老兵此地民风强悍只敬拳力畏强权刘裕本身身为胥吏也知朝廷法度些年顶撞过世家公子也在少数又怎么会给排场吓倒?
  而且刘裕看刁公子并无官服在身开道之也只家仆而非正式衙役迅速地作出判断:此多半只刺史家而已特地放出来试探民风而已而今天就要让见识下何为京口铁男!
  刘裕转过身,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直刺那坐在肩舆之上的刁公子,即使隔了几十步的距离,仍然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连刁公子的那几个舆仆也为之微微色变,不自觉地后退半步。
  刁公子的眉头一皱,刁毛蹿前几步,鞭子重重地往地面上一抽,扬起一道尘土:“哪来不识抬举的东西,不知道贵人出行,需要避让吗?皮痒了是不是?!”
  刘裕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刁毛:“刚才打人的,是你么?”
  刁毛刚想要撒泼打人,却是给刘裕的身形块头吓住了,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刁公子厌恶地皱了皱眉头,鼻孔对着刘裕,一副感冒足有三五天的音调,沉声道:“汝聋否?当道作犬吠,讨打乎?”
  刁毛一下子又来了胆气,大叫道:“小子,贵人赏你话说,还不快跪下!你乡巴佬听不懂高门雅言,老子教你,就是说你跟个狗一样癞在大道中央,想死是不是?”他说着,捏紧了手中的皮鞭,作势欲扑,而二十多个恶奴也捏紧了棍棒,大呼小叫地从两侧围住了刘裕。
  刘裕心下雪亮,这一定又是个从京城过来的世家子弟,这京口乃是京城外百余里的天子脚下,又是通往江北各郡的必经之地,来往的世家显贵与达官贵人极多。
  刘裕转过身,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直刺那坐在肩舆之上的刁公子,即使隔了几十步的距离,仍然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连刁公子的那几个舆仆也为之微微色变,不自觉地后退半步。
  刁公子的眉头一皱,刁毛蹿前几步,鞭子重重地往地面上一抽,扬起一道尘土:“哪来不识抬举的东西,不知道贵人出行,需要避让吗?皮痒了是不是?!”
  刘裕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刁毛:“刚才打人的,是你么?”
  刁毛刚想要撒泼打人,却是给刘裕的身形块头吓住了,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刁公子厌恶地皱了皱眉头,鼻孔对着刘裕,一副感冒足有三五天的音调,沉声道:“汝聋否?当道作犬吠,讨打乎?”
  刁毛一下子又来了胆气,大叫道:“小子,贵人赏你话说,还不快跪下!你乡巴佬听不懂高门雅言,老子教你,就是说你跟个狗一样癞在大道中央,想死是不是?”他说着,捏紧了手中的皮鞭,作势欲扑,而二十多个恶奴也捏紧了棍棒,大呼小叫地从两侧围住了刘裕。
  刘裕心下雪亮,这一定又是个从京城过来的世家子弟,这京口乃是京城外百余里的天子脚下,又是通往江北各郡的必经之地,来往的世家显贵与达官贵人极多。
  晋国乃是南渡政权,由北方南下的世家掌握权力,上层世家又喜好清谈弄玄,高寒之隔,判若云泥,不仅衣着服饰相差甚大,就是连语言也是格格不入,象这个公子所言,就是洛下音,以区别于普通南方人的吴语方言,跟那些个家丁打手们的话语,也是区别极大。
  当然,在这京口多是北方流民,所操的更多是北地方言,这些世家公子哥儿在口音上显不出特别,就往往以书面语的文言在口,而一众仆役们则称之为雅言,一如现在他给抬在肩舆之上或者是骑着马,总之就是一个含意,那就是处处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高人一等。换作后世的通用语,那就是两个字,装逼!
  而近年来,这装逼的形式又起了新的变化,当朝宰相(尚书令)谢安掌权已近二十年,他说话的鼻音很重,所以,不少世家公子们又学起谢相公说话的那种调调儿,一个个都捏着鼻子,仿佛感冒一周的病人似的,刘裕只要一听这种鼻音浓重的洛下音,就知道,他一定是从京城来的!
  只是,刘裕在后世深受人人平等的现代理念,而转世之后在这京口,也是英雄辈出,遍是上过战场,战过胡虏,浑身上下皆是伤疤的老兵,此地民风强悍,只敬拳力,不畏强权,刘裕本身身为胥吏,也知朝廷法度,这些年顶撞过的世家公子,也不在少数,又怎么会给这排场吓倒?
  而且刘裕一看这刁公子并无官服在身,开道之人也只是他的家仆而非正式的衙役,他迅速地作出了判断:此人多半只是个刺史家人而已,特地放出来试探民风而已,而今天,就是要让他见识一下,何为京口铁男!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