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富贵不屈威不淫

下载免费读
  刘裕咬了咬牙,说道:“那好,今天我给你刘希乐一个面子。”他说到这里,转头对着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刁弘主仆们一声断喝:“刁弘,回去告诉你阿兄,京口有京口的法则,国难当头,别惹事。再拿着这假节在京口招摇,下次,恐怕你不会再有说话的机会。”
  刁弘连连点头,把节杖往刘毅的手里一塞,逃也似地跳上了那肩舆,几个没怎么受伤的家伙,在刁毛的连踢带打下,连忙上前抬起了这副肩舆,向着官道的另一边就跑去,连刁弘身上匆匆落下的香囊,玉佩等物件,也顾不得捡了。刘毅向着刘裕一抱拳,转身就大步持节,跟在后面而去。
  其他的恶仆,也全都互相搀扶着,在周围的农人们的哄笑声中,狼狈而去,刁毛在地上来回捡着刁弘落下的香囊和玉佩,揣进了自己的怀里,不知不觉,落在了后面。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左脚一勾一踢,原本地上的那个钱袋,腾空而起,直接砸中了刚刚转身的刁毛的屁股,笑道:“刁毛,伊等去延医。”
  刁毛“哎呦”一声,向前跌了个狗吃屎,爬起身,也不顾去拂身上的尘土,抄起这个钱袋子,匆匆就向前就跟着跑:“公子,等等我。”
  刘裕目送着他们的身影,远远地消失在大道的拐角处,转头对四周的农人们笑道:“好了好了,都散了吧,不好好种地,指望我管饭吗?”
  农人们笑着四散而去,二熹子长舒了一口气,拍手笑道:“寄奴哥,谢谢,这回又是你帮我。”
  刘裕叹了口气,指着道上的那堆小山也似的柴禾,说道:“把我打的柴禾拿去卖了吧,换了钱去看大夫,再整点小酒喝,平日里教你练功总是偷懒,记住,能保护自己和你家人的,只有自己的拳头!下次再给人打不还手,别说认识我。”
  二熹子喜形于色,用力点了点头,连忙跑上官道,去解那堆柴禾了。
  可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对着向前疾走的刘裕叫道:“寄奴哥,这柴禾给我们了,你今天怎么办?”
  刘裕也不回头,挥了挥手:“我到蒜山渡口看看,接伧子去。”
  刘裕一边走,一边心中暗自感慨,幸亏穿越在了这个乱世之中,武力称雄,拳头就是王道,而京口之地,又是极为特殊之处,自西晋末的永嘉之乱以来,神州陆沉,中原陷于胡族之手,不甘为奴的汉人往往在流民帅的带领下,举族南迁,投奔在建康建立政权的东晋政权。
  刘裕咬了咬牙,说道:“那好,今天我给你刘希乐一个面子。”他说到这里,转头对着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刁弘主仆们一声断喝:“刁弘,回去告诉你阿兄,京口有京口的法则,国难当头,别惹事。再拿着这假节在京口招摇,下次,恐怕你不会再有说话的机会。”
  刁弘连连点头,把节杖往刘毅的手里一塞,逃也似地跳上了那肩舆,几个没怎么受伤的家伙,在刁毛的连踢带打下,连忙上前抬起了这副肩舆,向着官道的另一边就跑去,连刁弘身上匆匆落下的香囊,玉佩等物件,也顾不得捡了。刘毅向着刘裕一抱拳,转身就大步持节,跟在后面而去。
  其他的恶仆,也全都互相搀扶着,在周围的农人们的哄笑声中,狼狈而去,刁毛在地上来回捡着刁弘落下的香囊和玉佩,揣进了自己的怀里,不知不觉,落在了后面。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左脚一勾一踢,原本地上的那个钱袋,腾空而起,直接砸中了刚刚转身的刁毛的屁股,笑道:“刁毛,伊等去延医。”
  刁毛“哎呦”一声,向前跌了个狗吃屎,爬起身,也不顾去拂身上的尘土,抄起这个钱袋子,匆匆就向前就跟着跑:“公子,等等我。”
  刘裕目送着他们的身影,远远地消失在大道的拐角处,转头对四周的农人们笑道:“好了好了,都散了吧,不好好种地,指望我管饭吗?”
  农人们笑着四散而去,二熹子长舒了一口气,拍手笑道:“寄奴哥,谢谢,这回又是你帮我。”
  刘裕叹了口气,指着道上的那堆小山也似的柴禾,说道:“把我打的柴禾拿去卖了吧,换了钱去看大夫,再整点小酒喝,平日里教你练功总是偷懒,记住,能保护自己和你家人的,只有自己的拳头!下次再给人打不还手,别说认识我。”
  二熹子喜形于色,用力点了点头,连忙跑上官道,去解那堆柴禾了。
  可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对着向前疾走的刘裕叫道:“寄奴哥,这柴禾给我们了,你今天怎么办?”
  刘裕也不回头,挥了挥手:“我到蒜山渡口看看,接伧子去。”
  刘裕一边走,一边心中暗自感慨,幸亏穿越在了这个乱世之中,武力称雄,拳头就是王道,而京口之地,又是极为特殊之处,自西晋末的永嘉之乱以来,神州陆沉,中原陷于胡族之手,不甘为奴的汉人往往在流民帅的带领下,举族南迁,投奔在建康建立政权的东晋政权。
  靠了祖逖,苏峻等流民帅带来的强兵,也靠了东晋建国之初时的王导,庾亮为首的北方士人精英,初生的东晋政权不仅在江南迅速地站稳了脚跟,征服了吴地的土著大族,尽得江东与荆湘之地,甚至还能不停地组织北伐,几次兵临黄河,重拾旧山河呢。
  刘裕咬咬牙说道:“那今天给刘希乐面子。”说到里转头对着在边瑟瑟发抖刁弘主仆们声断喝:“刁弘回去告诉阿兄京口有京口法则国难当头别惹事。再拿着假节在京口招摇下次恐怕会再有说话机会。”
  刁弘连连点头把节杖往刘毅手里塞逃也似地跳上那肩舆几没怎么受伤家伙在刁毛连踢带打下连忙上前抬起副肩舆向着官道另边就跑去连刁弘身上匆匆落下香囊玉佩等物件也顾得捡。刘毅向着刘裕抱拳转身就大步持节跟在后面而去。
  其恶仆也全都互相搀扶着在周围农们哄笑声中狼狈而去刁毛在地上来回捡着刁弘落下香囊和玉佩揣进自己怀里知觉落在后面。
  刘裕眼中闪过丝屑左脚勾踢原本地上那钱袋腾空而起直接砸中刚刚转身刁毛屁股笑道:“刁毛伊等去延医。”
  刁毛“哎呦”声向前跌狗吃屎爬起身也顾去拂身上尘土抄起钱袋子匆匆就向前就跟着跑:“公子等等。”
  刘裕目送着们身影远远地消失在大道拐角处转头对四周农们笑道:“都散种地指望管饭?”
  农们笑着四散而去二熹子长舒口气拍手笑道:“寄奴哥谢谢回又帮。”
  刘裕叹口气指着道上那堆小山也似柴禾说道:“把打柴禾拿去卖换钱去看大夫再整点小酒喝平日里教练功总偷懒记住能保护自己和家只有自己拳头!下次再给打还手别说认识。”
  二熹子喜形于色用力点点头连忙跑上官道去解那堆柴禾。
  可突然想到什么回过头对着向前疾走刘裕叫道:“寄奴哥柴禾给们今天怎么办?”
  刘裕也回头挥挥手:“到蒜山渡口看看接伧子去。”
  刘裕边走边心中暗自感慨幸亏穿越在乱世之中武力称雄拳头就王道而京口之地又极为特殊之处自西晋末永嘉之乱以来神州陆沉中原陷于胡族之手甘为奴汉往往在流民帅带领下举族南迁投奔在建康建立政权东晋政权。
  靠祖逖苏峻等流民帅带来强兵也靠东晋建国之初时王导庾亮为首北方士精英初生东晋政权仅在江南迅速地站稳脚跟征服吴地土著大族尽得江东与荆湘之地甚至还能停地组织北伐几次兵临黄河重拾旧山河呢。
  刘裕咬了咬牙,说道:“那好,今天我给你刘希乐一个面子。”他说到这里,转头对着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刁弘主仆们一声断喝:“刁弘,回去告诉你阿兄,京口有京口的法则,国难当头,别惹事。再拿着这假节在京口招摇,下次,恐怕你不会再有说话的机会。”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