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言语试探查细作

下载免费读
  檀凭之大步走过了刘裕的身边,道路狭窄,两人的肩膀轻轻地碰了一下,挂在檀凭之肩头的一个包裹,落到了地上,一阵异样的味道传来,刘裕放眼看去,只见几十枚暗黑色的肉脯,撒满了一地,透出一股子怪味,与寻常的猪羊肉味道迥异,而檀凭之的眉头轻轻一皱,蹲到地上,拾起这些肉脯来,几个身后的小孩子也上来帮忙,很快,这包裹就重新装好了。
  在看着檀凭之收拾东西的同时,刘裕的眼角余光扫到了帮檀凭之收拾肉脯的三个小孩子身上,都是只有四五岁,拖着鼻涕,只着单衣,面有菜色,显然是很多天没吃到好的了,也许,那些肉脯是应急用的,非到粮尽时不会拿来救命。
  刘裕从怀里掏出了刚才徐羡之给的小袋,里面放了几片果脯,他掏出了一块,那三个孩子顿时两眼放光,直勾勾地看了过来。
  孟昶也不答话,接过了路引就走,檀凭之和魏咏之相视一眼,摇了摇头,对着刘裕抱拳离开。
  而跟在孟昶后面,显然是孟家子弟的一个少年,却是拖在了最后,他看起来一脸的童稚,眼巴巴地看着刘裕手上的一块桃脯,舔了舔嘴唇。
  刘裕微微一笑,上前两步,蹲下身子,对着这孩子说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小孩眨了眨眼睛,却一直盯着那块桃脯,说道:“俺叫孟龙符,刚才你们说话的那个,是俺族兄。”
  刘裕笑着伸出了桃脯:“小兄弟,路上饿了吧,吃吧。”
  孟龙符的眼中光芒闪闪,有些犹豫:“俺兄长说了,不能随便受人恩惠。”
  刘裕笑着摸了摸孟龙符的脑袋:“这不是什么恩惠,是朝廷对你们这些北方流民的捐助,到了刺史府那里,还有粥喝呢。你要真觉得这是什么恩惠,以后长大了再报答我好了。”
  孟龙符咬了咬牙,一把接过那块桃脯,转身就跑。跑出十余步,他回过头,对着刘裕握紧了拳头挥了挥:“俺记住了,刘裕大哥,以后俺一定会报答你的!”
  孟昶冷冷的声音从前面顺风而来:“龙符,你在后面磨蹭什么,屁股又痒了吗?”
  孟龙符吐了吐舌头,本能地摸了摸屁股,向着刘裕作了个揖,转身就跑,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远方的官道拐角处时,徐羡之摇了摇头:“刘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为啥要把人家比作那个反贼苏峻?也难怪这姓孟的这么大脾气啊。”
  刘裕笑道:“这三家里,明显是以这孟昶为谋主,但这路引文书却是在檀凭之的手上,这难道不奇怪吗?”
  “他明明是三家人的主心骨,却是躲在全无心机的檀凭之后面,可见此人性格阴沉地很!刚才我用话激他,就是想看看他的反应,也好试试此人是否是细作。”
檀凭之大步走过了刘裕的身边道路狭窄两人的肩膀轻轻地碰了一下挂在檀凭之肩头的一个包裹落到了地上一阵异样的味道传来刘裕放眼看去只见几十枚暗黑色的肉脯撒满了一地透出一股子怪味与寻常的猪羊肉味道迥异而檀凭之的眉头轻轻一皱蹲到地上拾起这些肉脯来几个身后的小孩子也上来帮忙很快这包裹就重新装好了在看着檀凭之收拾东西的同时刘裕的眼角余光扫到了帮檀凭之收拾肉脯的三个小孩子身上都是只有四五岁拖着鼻涕只着单衣面有菜色显然是很多天没吃到好的了也许那些肉脯是应急用的非到粮尽时不会拿来救命刘裕从怀里掏出了刚才徐羡之给的小袋里面放了几片果脯他掏出了一块那三个孩子顿时两眼放光直勾勾地看了过来孟昶也不答话接过了路引就走檀凭之和魏咏之相视一眼摇了摇头对着刘裕抱拳离开而跟在孟昶后面显然是孟家子弟的一个少年却是拖在了最后他看起来一脸的童稚眼巴巴地看着刘裕手上的一块桃脯舔了舔嘴唇刘裕微微一笑上前两步蹲下身子对着这孩子说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那小孩眨了眨眼睛却一直盯着那块桃脯说道俺叫孟龙符刚才你们说话的那个是俺族兄刘裕笑着伸出了桃脯小兄弟路上饿了吧吃吧孟龙符的眼中光芒闪闪有些犹豫俺兄长说了不能随便受人恩惠刘裕笑着摸了摸孟龙符的脑袋这不是什么恩惠是朝廷对你们这些北方流民的捐助到了刺史府那里还有粥喝呢你要真觉得这是什么恩惠以后长大了再报答我好了孟龙符咬了咬牙一把接过那块桃脯转身就跑跑出十余步他回过头对着刘裕握紧了拳头挥了挥俺记住了刘裕大哥以后俺一定会报答你的孟昶冷冷的声音从前面顺风而来龙符你在后面磨蹭什么屁股又痒了吗孟龙符吐了吐舌头本能地摸了摸屁股向着刘裕作了个揖转身就跑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远方的官道拐角处时徐羡之摇了摇头刘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为啥要把人家比作那个反贼苏峻也难怪这姓孟的这么大脾气啊刘裕笑道这三家里明显是以这孟昶为谋主但这路引文书却是在檀凭之的手上这难道不奇怪吗他明明是三家人的主心骨却是躲在全无心机的檀凭之后面可见此人性格阴沉地很刚才我用话激他就是想看看他的反应也好试试此人是否是细作  檀凭之大步走过刘裕身边道路狭窄两肩膀轻轻地碰下挂在檀凭之肩头包裹落到地上阵异样味道传来刘裕放眼看去只见几十枚暗黑色肉脯撒满地透出股子怪味与寻常猪羊肉味道迥异而檀凭之眉头轻轻皱蹲到地上拾起些肉脯来几身后小孩子也上来帮忙很快包裹就重新装。
  在看着檀凭之收拾东西同时刘裕眼角余光扫到帮檀凭之收拾肉脯三小孩子身上都只有四五岁拖着鼻涕只着单衣面有菜色显然很多天没吃到也许那些肉脯应急用非到粮尽时会拿来救命。
  刘裕从怀里掏出刚才徐羡之给小袋里面放几片果脯掏出块那三孩子顿时两眼放光直勾勾地看过来。
  孟昶也答话接过路引就走檀凭之和魏咏之相视眼摇摇头对着刘裕抱拳离开。
  而跟在孟昶后面显然孟家子弟少年却拖在最后看起来脸童稚眼巴巴地看着刘裕手上块桃脯舔舔嘴唇。
  刘裕微微笑上前两步蹲下身子对着孩子说道:“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啊?”
  那小孩眨眨眼睛却直盯着那块桃脯说道:“俺叫孟龙符刚才们说话那俺族兄。”
  刘裕笑着伸出桃脯:“小兄弟路上饿吃。”
  孟龙符眼中光芒闪闪有些犹豫:“俺兄长说能随便受恩惠。”
  刘裕笑着摸摸孟龙符脑袋:“什么恩惠朝廷对们些北方流民捐助到刺史府那里还有粥喝呢。要真觉得什么恩惠以后长大再报答。”
  孟龙符咬咬牙把接过那块桃脯转身就跑。跑出十余步回过头对着刘裕握紧拳头挥挥:“俺记住刘裕大哥以后俺定会报答!”
  孟昶冷冷声音从前面顺风而来:“龙符在后面磨蹭什么屁股又痒?”
  孟龙符吐吐舌头本能地摸摸屁股向着刘裕作揖转身就跑当们身影消失在远方官道拐角处时徐羡之摇摇头:“刘大哥怎么为啥要把家比作那反贼苏峻?也难怪姓孟么大脾气啊。”
  刘裕笑道:“三家里明显以孟昶为谋主但路引文书却在檀凭之手上难道奇怪?”
  “明明三家主心骨却躲在全无心机檀凭之后面可见此性格阴沉地很!刚才用话激就想看看反应也试试此否细作。”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