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假节在手大权有

下载免费读
大堂之上,一个白面微须的中年汉子,身着官袍,大喇喇地跪坐在刺史的大位之上,他的鼻翼两侧,两道法令纹如同刀刻一样,伴随着他那双阴冷的眼睛,目光四处流转,冷冷地看着庭院之中发生的一切。
  而白天里给刘裕教训过的刁弘,则重新把脸涂得粉白,站在此人身侧,他的身后,还站着十余名五大三粗,全身甲胄的军士,满脸横肉与络腮胡子,一看就绝非善类,此人正是新任的南兖州刺史,刁逵。
  刁毛正在一脸谄媚地为刁逵扇着扇子,脚步声响过,刁逵抬起了头,看到刘裕直入庭院,不动声色,刁弘的脸色脸色微微一变,转而嘴角边勾起了一丝邪邪的笑意,连忙指着刘裕说道:“大哥,就是这个叫刘裕的里正今天行凶,你可一定要收拾他!”
  只听到刘毅高声道:“你们这些北方流人,好生不讲道理,朝廷肯收留你们就不错了,还要跟朝廷讨价还价吗?实话告诉你们,不做刁家的僮客,就自生自灭吧。”
  刘裕的脸色一变,他看着这些面有菜色,衣不蔽体的北方流人,却是给兵士们推来搡去的,几个小孩子在哇哇大哭,他的心中一阵酸楚,大声喝道:“住手!”
  刘毅一转头,看到刘裕,也为之一愣:“刘裕,你来这里做什么?”
  刘裕看着刘毅,一指在堂上安坐的刁逵,大声道:“刘毅,你身为州中从事,却在这里帮着新来的外人,欺负北方流民,违反朝廷的国策,究竟是什么意思?”
  双方的争吵之声,就随着刘裕的这一声暴喝,渐渐地平息了下来。那些北方来的流民,以今天见过的三家人为首,都向刘裕投来了感激与期待的目光,只有孟昶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刘毅勾了勾嘴角,冷冷地说道:“刘裕,我劝你少管闲事,这事不是你一个里正所能问的!再说,我们怎么欺负这些北方流民了?”
  檀凭之看着刘裕,激动地说道:“刘里正,你要为我们作主啊!我们千辛万苦,出生入死,好不容易从北方来到了江东,这一片忠心,天日可鉴哪!可不要欺负我们远道而来,无权无势,就要咱们当僮仆奴隶!”
  魏咏之的三片兔唇不停地开开合合:“是啊,不是说朝廷会拿出土地安置流人吗,不是说江南有大片的无主荒地可以分给我们吗,为什么现在不给?”
  刘裕的眉头一皱,看着刘毅,沉声道:“这些人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如果你们按法规办事,还会吵成这样!?咱们京口可是侨置州郡,这些年朝廷有令,允许过江的北方流人安置在京口,减免其税赋两年,我们京口有的是土地能分给他们,为什么拿不出来了呢?”
  说到这里,刘裕看着在堂上冷眼旁观的那个刁逵,沉声道:“还有这位应该是刁刺史吧,但你应该比我这个小小里正更明白何为国法,而不是率先犯法,刘毅,你想要攀附权贵也不能公然违反国法吧。”
  几声轻轻的拍掌声从堂中响起,刘裕看向了堂中,只见刁替一边鼓着掌,一边缓缓地从榻上长身而起(汉晋之时没有高脚家具,都是跪坐在榻上),走出大堂,缓缓地说道:“尔等听好,此地,我代表朝廷,我就是王法!”他说着,冷冷地看向了刘裕,“刘裕,为了表示对你们京口的尊重,我不用雅言,用你说的人话跟你谈,你对我这话,有意见吗?”
大堂之上,一个白面微须的中年汉子,身着官袍,大喇喇地跪坐在刺史的大位之上,他的鼻翼两侧,两道法令纹如同刀刻一样,伴随着他那双阴冷的眼睛,目光四处流转,冷冷地看着庭院之中发生的一切。
  而白天里给刘裕教训过的刁弘,则重新把脸涂得粉白,站在此人身侧,他的身后,还站着十余名五大三粗,全身甲胄的军士,满脸横肉与络腮胡子,一看就绝非善类,此人正是新任的南兖州刺史,刁逵。
  刁毛正在一脸谄媚地为刁逵扇着扇子,脚步声响过,刁逵抬起了头,看到刘裕直入庭院,不动声色,刁弘的脸色脸色微微一变,转而嘴角边勾起了一丝邪邪的笑意,连忙指着刘裕说道:“大哥,就是这个叫刘裕的里正今天行凶,你可一定要收拾他!”
  只听到刘毅高声道:“你们这些北方流人,好生不讲道理,朝廷肯收留你们就不错了,还要跟朝廷讨价还价吗?实话告诉你们,不做刁家的僮客,就自生自灭吧。”
  刘裕的脸色一变,他看着这些面有菜色,衣不蔽体的北方流人,却是给兵士们推来搡去的,几个小孩子在哇哇大哭,他的心中一阵酸楚,大声喝道:“住手!”
  刘毅一转头,看到刘裕,也为之一愣:“刘裕,你来这里做什么?”
  刘裕看着刘毅,一指在堂上安坐的刁逵,大声道:“刘毅,你身为州中从事,却在这里帮着新来的外人,欺负北方流民,违反朝廷的国策,究竟是什么意思?”
  双方的争吵之声,就随着刘裕的这一声暴喝,渐渐地平息了下来。那些北方来的流民,以今天见过的三家人为首,都向刘裕投来了感激与期待的目光,只有孟昶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刘毅勾了勾嘴角,冷冷地说道:“刘裕,我劝你少管闲事,这事不是你一个里正所能问的!再说,我们怎么欺负这些北方流民了?”
  檀凭之看着刘裕,激动地说道:“刘里正,你要为我们作主啊!我们千辛万苦,出生入死,好不容易从北方来到了江东,这一片忠心,天日可鉴哪!可不要欺负我们远道而来,无权无势,就要咱们当僮仆奴隶!”
  魏咏之的三片兔唇不停地开开合合:“是啊,不是说朝廷会拿出土地安置流人吗,不是说江南有大片的无主荒地可以分给我们吗,为什么现在不给?”
  刘裕的眉头一皱,看着刘毅,沉声道:“这些人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如果你们按法规办事,还会吵成这样!?咱们京口可是侨置州郡,这些年朝廷有令,允许过江的北方流人安置在京口,减免其税赋两年,我们京口有的是土地能分给他们,为什么拿不出来了呢?”
  说到这里,刘裕看着在堂上冷眼旁观的那个刁逵,沉声道:“还有这位应该是刁刺史吧,但你应该比我这个小小里正更明白何为国法,而不是率先犯法,刘毅,你想要攀附权贵也不能公然违反国法吧。”
  几声轻轻的拍掌声从堂中响起,刘裕看向了堂中,只见刁替一边鼓着掌,一边缓缓地从榻上长身而起(汉晋之时没有高脚家具,都是跪坐在榻上),走出大堂,缓缓地说道:“尔等听好,此地,我代表朝廷,我就是王法!”他说着,冷冷地看向了刘裕,“刘裕,为了表示对你们京口的尊重,我不用雅言,用你说的人话跟你谈,你对我这话,有意见吗?”
大堂之上白面微须中年汉子身着官袍大喇喇地跪坐在刺史大位之上鼻翼两侧两道法令纹如同刀刻样伴随着那双阴冷眼睛目光四处流转冷冷地看着庭院之中发生切。
  而白天里给刘裕教训过刁弘则重新把脸涂得粉白站在此身侧身后还站着十余名五大三粗全身甲胄军士满脸横肉与络腮胡子看就绝非善类此正新任南兖州刺史刁逵。
  刁毛正在脸谄媚地为刁逵扇着扇子脚步声响过刁逵抬起头看到刘裕直入庭院动声色刁弘脸色脸色微微变转而嘴角边勾起丝邪邪笑意连忙指着刘裕说道:“大哥就叫刘裕里正今天行凶可定要收拾!”
  只听到刘毅高声道:“们些北方流生讲道理朝廷肯收留们就错还要跟朝廷讨价还价?实话告诉们做刁家僮客就自生自灭。”
  刘裕脸色变看着些面有菜色衣蔽体北方流却给兵士们推来搡去几小孩子在哇哇大哭心中阵酸楚大声喝道:“住手!”
  刘毅转头看到刘裕也为之愣:“刘裕来里做什么?”
  刘裕看着刘毅指在堂上安坐刁逵大声道:“刘毅身为州中从事却在里帮着新来外欺负北方流民违反朝廷国策究竟什么意思?”
  双方争吵之声就随着刘裕声暴喝渐渐地平息下来。那些北方来流民以今天见过三家为首都向刘裕投来感激与期待目光只有孟昶面无表情地站在边言发。
  刘毅勾勾嘴角冷冷地说道:“刘裕劝少管闲事事里正所能问!再说们怎么欺负些北方流民?”
  檀凭之看着刘裕激动地说道:“刘里正要为们作主啊!们千辛万苦出生入死容易从北方来到江东片忠心天日可鉴哪!可要欺负们远道而来无权无势就要咱们当僮仆奴隶!”
  魏咏之三片兔唇停地开开合合:“啊说朝廷会拿出土地安置流说江南有大片无主荒地可以分给们为什么现在给?”
  刘裕眉头皱看着刘毅沉声道:“些说难道事实?如果们按法规办事还会吵成样!?咱们京口可侨置州郡些年朝廷有令允许过江北方流安置在京口减免其税赋两年们京口有土地能分给们为什么拿出来呢?”
  说到里刘裕看着在堂上冷眼旁观那刁逵沉声道:“还有位应该刁刺史但应该比小小里正更明白何为国法而率先犯法刘毅想要攀附权贵也能公然违反国法。”
  几声轻轻拍掌声从堂中响起刘裕看向堂中只见刁替边鼓着掌边缓缓地从榻上长身而起(汉晋之时没有高脚家具都跪坐在榻上)走出大堂缓缓地说道:“尔等听此地代表朝廷就王法!”说着冷冷地看向刘裕“刘裕为表示对们京口尊重用雅言用说话跟谈对话有意见?”
大堂之上,一个白面微须的中年汉子,身着官袍,大喇喇地跪坐在刺史的大位之上,他的鼻翼两侧,两道法令纹如同刀刻一样,伴随着他那双阴冷的眼睛,目光四处流转,冷冷地看着庭院之中发生的一切。
  而白天里给刘裕教训过的刁弘,则重新把脸涂得粉白,站在此人身侧,他的身后,还站着十余名五大三粗,全身甲胄的军士,满脸横肉与络腮胡子,一看就绝非善类,此人正是新任的南兖州刺史,刁逵。
  刁毛正在一脸谄媚地为刁逵扇着扇子,脚步声响过,刁逵抬起了头,看到刘裕直入庭院,不动声色,刁弘的脸色脸色微微一变,转而嘴角边勾起了一丝邪邪的笑意,连忙指着刘裕说道:“大哥,就是这个叫刘裕的里正今天行凶,你可一定要收拾他!”
  只听到刘毅高声道:“你们这些北方流人,好生不讲道理,朝廷肯收留你们就不错了,还要跟朝廷讨价还价吗?实话告诉你们,不做刁家的僮客,就自生自灭吧。”
  刘裕的脸色一变,他看着这些面有菜色,衣不蔽体的北方流人,却是给兵士们推来搡去的,几个小孩子在哇哇大哭,他的心中一阵酸楚,大声喝道:“住手!”
  刘毅一转头,看到刘裕,也为之一愣:“刘裕,你来这里做什么?”
  刘裕看着刘毅,一指在堂上安坐的刁逵,大声道:“刘毅,你身为州中从事,却在这里帮着新来的外人,欺负北方流民,违反朝廷的国策,究竟是什么意思?”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