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占地圈人心如墨

下载免费读
  刘林宗突然笑了起来:“阿宁,咱们都知道刁家是什么样的人,这样的家族,现在在大晋可不止一两家。别说是他了,就是我的那个好妹夫,不也一样吗?这些贪官污吏们同气连枝,牵一发而动全身,大敌当前,可不是清算的时候啊。”
  杨林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唉,国事如此,让人徒留嗟叹!幼度,若你不能正本清源,那只能独善其身。京口的酒也饮了,景也看了,该回去了吧。”
  刘林宗扭头看向了窗外,他的目光落到了刘裕的身上:“不,阿宁,这出好戏才刚刚上演,我想,越到后面,会越精彩。”
  “南兖州京口郡蒜山乡武兴里,里正刘裕,年十八,无妻,一丁男,二息男。二男弟道怜年十一,三男弟道规,年十,女口一,裕母文寿年三十九,凡口四。”
  “裕家田七十亩,无牛,太元六年正月籍。”刁弘一边展开一卷黄色的户籍,一边笑着读道。
  “刘里正,看来你的日子也不好过啊,家里就你一个男丁,却是上有老下有小,啧啧啧,不如来我刁家好了,肯定比你现在当里正要强啊。”
刘林宗突然笑了起来阿宁咱们都知道刁家是什么样的人这样的家族现在在大晋可不止一两家别说是他了就是我的那个好妹夫不也一样吗这些贪官污吏们同气连枝牵一发而动全身大敌当前可不是清算的时候啊杨林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唉国事如此让人徒留嗟叹幼度若你不能正本清源那只能独善其身京口的酒也饮了景也看了该回去了吧刘林宗扭头看向了窗外他的目光落到了刘裕的身上不阿宁这出好戏才刚刚上演我想越到后面会越精彩南兖州京口郡蒜山乡武兴里里正刘裕年十八无妻一丁男二息男二男弟道怜年十一三男弟道规年十女口一裕母文寿年三十九凡口四裕家田七十亩无牛太元六年正月籍刁弘一边展开一卷黄色的户籍一边笑着读道刘里正看来你的日子也不好过啊家里就你一个男丁却是上有老下有小啧啧啧不如来我刁家好了肯定比你现在当里正要强啊刘裕也不理会刁弘那副翻起户籍时得意洋洋的样子他面无表情地站在小案之前一言不发而刘毅则坐在了榻上几个衙役抱过来了一卷白色的籍册而刘毅将之摊开准备开始记录东晋朝廷为了区别本地的土著居民和北方流人特地在户籍制度上加以区分本地居民用一种特制的黄纸进行记录这种黄纸是浸过一种特殊的药水可以防虫蛀因此能长久地保存上面会详细记载当地民众的家庭年龄财产情况并且根据这些情况抽丁征税而对于北方流民则是用普通的白纸进行登记这倒也不是因为节约纸张的成本而主要是因为北方流民很多会给世家大族们通过侵占田地的方式纳为僮仆和佃户从此这些人的姓名就从国家的白纸户籍上消失成为隐户和黑户只为世家大族耕作效忠就连那刁弘这次带来的以刁毛为首的打手和护卫也有一大半是这种黑户呢而这种不耐虫蛀的白籍三四年间就会消失或者被人为地销毁事后归罪于那些虫蛀也无人能查百年时间不知有多少北方流民就这样生生地从国家注册的子民变成了世家大族的私奴世世代代成为庄客佃户吴地庄园莫不如此刘裕当里正也有两年了对于这中间的别别窍略知一二这入籍是第一步起码登上了白纸户籍名单在白籍给销毁前法理上还算是国家的人关键在于下一步也就是分田  刘林宗突然笑了起来:“阿宁,咱们都知道刁家是什么样的人,这样的家族,现在在大晋可不止一两家。别说是他了,就是我的那个好妹夫,不也一样吗?这些贪官污吏们同气连枝,牵一发而动全身,大敌当前,可不是清算的时候啊。”
  杨林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唉,国事如此,让人徒留嗟叹!幼度,若你不能正本清源,那只能独善其身。京口的酒也饮了,景也看了,该回去了吧。”
  刘林宗扭头看向了窗外,他的目光落到了刘裕的身上:“不,阿宁,这出好戏才刚刚上演,我想,越到后面,会越精彩。”
  “南兖州京口郡蒜山乡武兴里,里正刘裕,年十八,无妻,一丁男,二息男。二男弟道怜年十一,三男弟道规,年十,女口一,裕母文寿年三十九,凡口四。”
  “裕家田七十亩,无牛,太元六年正月籍。”刁弘一边展开一卷黄色的户籍,一边笑着读道。
  “刘里正,看来你的日子也不好过啊,家里就你一个男丁,却是上有老下有小,啧啧啧,不如来我刁家好了,肯定比你现在当里正要强啊。”
  刘裕也不理会刁弘那副翻起户籍时得意洋洋的样子,他面无表情地站在小案之前,一言不发。
  而刘毅则坐在了榻上,几个衙役抱过来了一卷白色的籍册,而刘毅将之摊开,准备开始记录。
  东晋朝廷为了区别本地的土著居民和北方流人,特地在户籍制度上加以区分,本地居民用一种特制的黄纸进行记录。
  这种黄纸是浸过一种特殊的药水,可以防虫蛀,因此能长久地保存,上面会详细记载当地民众的家庭,年龄,财产情况,并且根据这些情况抽丁征税。
  而对于北方流民,则是用普通的白纸进行登记。
  这倒也不是因为节约纸张的成本,而主要是因为北方流民很多会给世家大族们通过侵占田地的方式纳为僮仆和佃户。
  从此这些人的姓名就从国家的白纸户籍上消失,成为隐户和黑户,只为世家大族耕作,效忠,就连那刁弘这次带来的,以刁毛为首的打手和护卫,也有一大半是这种黑户呢。
  而这种不耐虫蛀的白籍,三四年间就会消失或者被人为地销毁,事后归罪于那些虫蛀,也无人能查,百年时间,不知有多少北方流民,就这样生生地从国家注册的子民,变成了世家大族的私奴,世世代代成为庄客,佃户,吴地庄园,莫不如此!
  刘裕当里正也有两年了,对于这中间的别别窍,略知一二。这入籍是第一步,起码登上了白纸户籍名单,在白籍给销毁前,法理上还算是国家的人,关键在于下一步,也就是分田。
  刘林宗突然笑了起来:“阿宁,咱们都知道刁家是什么样的人,这样的家族,现在在大晋可不止一两家。别说是他了,就是我的那个好妹夫,不也一样吗?这些贪官污吏们同气连枝,牵一发而动全身,大敌当前,可不是清算的时候啊。”
  杨林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唉,国事如此,让人徒留嗟叹!幼度,若你不能正本清源,那只能独善其身。京口的酒也饮了,景也看了,该回去了吧。”
  刘林宗扭头看向了窗外,他的目光落到了刘裕的身上:“不,阿宁,这出好戏才刚刚上演,我想,越到后面,会越精彩。”
  “南兖州京口郡蒜山乡武兴里,里正刘裕,年十八,无妻,一丁男,二息男。二男弟道怜年十一,三男弟道规,年十,女口一,裕母文寿年三十九,凡口四。”
  “裕家田七十亩,无牛,太元六年正月籍。”刁弘一边展开一卷黄色的户籍,一边笑着读道。
  “刘里正,看来你的日子也不好过啊,家里就你一个男丁,却是上有老下有小,啧啧啧,不如来我刁家好了,肯定比你现在当里正要强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