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乡邻互助渡时艰

下载免费读
  “他不仅占了地,更绝的是让朝廷下令,北方的流人都只能集中到这里,也就是说,看起来只能到他刁家的地里种田了,这样他刁家就掌握了京口的兵源,进可以跟王家谢家做交易,争取更大的权势,退也可以学着桓家在荆州那样,独霸京口,世代藩镇!”
  “他不仅占了地,更绝的是让朝廷下令,北方的流人都只能集中到这里,也就是说,看起来只能到他刁家的地里种田了,这样他刁家就掌握了京口的兵源,进可以跟王家谢家做交易,争取更大的权势,退也可以学着桓家在荆州那样,独霸京口,世代藩镇!”
  杨林子的脸色一变:“那既然你早就看出刁家的意图了,为何不阻止?”
  刘林宗突然笑了起来,变戏法似地从袖里掏出了一把玉如意,开始挠起自己的后背:“阿宁,勿虑,京口之所以是京口,就在于这里的百姓,血性十足,绝不会甘为僮仆,若是连刁家兄弟都对付不了,那也不用去面对那些如狼似虎的胡虏了。我相信,那个里正刘裕,不会让我失望的!”
  刘裕静静地看着刁逵的放声大笑,缓缓地说道:“这里是京口,未必只有种你刁家的地,才能活啊。刁刺史,我觉得你得意得太早了。”
  刁逵的笑声嘎然而止,他恶狠狠地盯着刘裕,沉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用官仓里的粮食还养这些北方流民吗?哼,我告诉你,陛下有旨意,大敌当前,所有官仓存粮都要作为军粮褚备,一粒米也别想发出去!”
  刘裕摇了摇头:“我可没说要开官仓啊。只不过,京口除了我们这些编户齐民的家田,还有你这回买下的前公田外,还有大量的荒田野坡,只要这些北方流民肯吃苦,可以现开垦啊!”
  孟昶的眼睛一亮,失声道:“这,这真的可以吗?”
  刘裕笑道:“孟兄勿虑,我们这京口,地广人稀,有大量的土地给荒废了,无人开垦。你们能来最好,现在已是五月,抓紧火耕水褥,还是来得及抓紧插一季的水稻,八月的时候,便可收获!”
  檀凭之睁大了眼睛:“火耕水褥?这是什么意思。三个月就能有收成?我们在北方种栗,最少也得半年才有收获啊。”
  刘裕微微一笑:“你们北方是种粟米,而我们南方,则是以水稻为主,那些个荒田,长满了杂草,要开垦成良田前,先放一把火,把田里的草全给烧了。”
  “草木灰就是上好的肥料,足以让地力种出一季的稻米,半个月后,引水灌溉这田地,形成水田,再撒上稻种,有三个月时间,足以收一季晚稻。虽然收成一亩地只有二石出头,不如你们北方,但也足够你们全家食用了。”
  说到这里,刘裕看着气急败坏,双眼圆睁的刁弘,笑道:“就算你们刁家把这京口的公田全占了,但是靠了这个办法,他们仍然可以安然地渡过这第一年,因为朝廷有令,北方流人如果安置下来的话,作为侨人,两年内是不用课税交租的。刁公子,这个法令这回没改吧!”
  刁弘咬牙切齿地说道:“刘裕,你什么意思,成心跟我,跟我们刁家做对是不是?你跟这些北方流人有什么关系,他们能给你什么好处,你要这样为他出头?”
  “仅占地更绝让朝廷下令北方流都只能集中到里也就说看起来只能到刁家地里种田样刁家就掌握京口兵源进可以跟王家谢家做交易争取更大权势退也可以学着桓家在荆州那样独霸京口世代藩镇!”
  杨林子脸色变:“那既然早就看出刁家意图为何阻止?”
  刘林宗突然笑起来变戏法似地从袖里掏出把玉如意开始挠起自己后背:“阿宁勿虑京口之所以京口就在于里百姓血性十足绝会甘为僮仆若连刁家兄弟都对付那也用去面对那些如狼似虎胡虏。相信那里正刘裕会让失望!”
  刘裕静静地看着刁逵放声大笑缓缓地说道:“里京口未必只有种刁家地才能活啊。刁刺史觉得得意得太早。”
  刁逵笑声嘎然而止恶狠狠地盯着刘裕沉声道:“话什么意思?难成想用官仓里粮食还养些北方流民?哼告诉陛下有旨意大敌当前所有官仓存粮都要作为军粮褚备粒米也别想发出去!”
  刘裕摇摇头:“可没说要开官仓啊。只过京口除们些编户齐民家田还有回买下前公田外还有大量荒田野坡只要些北方流民肯吃苦可以现开垦啊!”
  孟昶眼睛亮失声道:“真可以?”
  刘裕笑道:“孟兄勿虑们京口地广稀有大量土地给荒废无开垦。们能来最现在已五月抓紧火耕水褥还来得及抓紧插季水稻八月时候便可收获!”
  檀凭之睁大眼睛:“火耕水褥?什么意思。三月就能有收成?们在北方种栗最少也得半年才有收获啊。”
  刘裕微微笑:“们北方种粟米而们南方则以水稻为主那些荒田长满杂草要开垦成良田前先放把火把田里草全给烧。”
  “草木灰就上肥料足以让地力种出季稻米半月后引水灌溉田地形成水田再撒上稻种有三月时间足以收季晚稻。虽然收成亩地只有二石出头如们北方但也足够们全家食用。”
  说到里刘裕看着气急败坏双眼圆睁刁弘笑道:“就算们刁家把京口公田全占但靠办法们仍然可以安然地渡过第年因为朝廷有令北方流如果安置下来话作为侨两年内用课税交租。刁公子法令回没改!”
  刁弘咬牙切齿地说道:“刘裕什么意思成心跟跟们刁家做对?跟些北方流有什么关系们能给什么处要样为出头?”
  “他不仅占了地,更绝的是让朝廷下令,北方的流人都只能集中到这里,也就是说,看起来只能到他刁家的地里种田了,这样他刁家就掌握了京口的兵源,进可以跟王家谢家做交易,争取更大的权势,退也可以学着桓家在荆州那样,独霸京口,世代藩镇!”
  杨林子的脸色一变:“那既然你早就看出刁家的意图了,为何不阻止?”
  刘林宗突然笑了起来,变戏法似地从袖里掏出了一把玉如意,开始挠起自己的后背:“阿宁,勿虑,京口之所以是京口,就在于这里的百姓,血性十足,绝不会甘为僮仆,若是连刁家兄弟都对付不了,那也不用去面对那些如狼似虎的胡虏了。我相信,那个里正刘裕,不会让我失望的!”
  刘裕静静地看着刁逵的放声大笑,缓缓地说道:“这里是京口,未必只有种你刁家的地,才能活啊。刁刺史,我觉得你得意得太早了。”
  刁逵的笑声嘎然而止,他恶狠狠地盯着刘裕,沉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用官仓里的粮食还养这些北方流民吗?哼,我告诉你,陛下有旨意,大敌当前,所有官仓存粮都要作为军粮褚备,一粒米也别想发出去!”
  刘裕摇了摇头:“我可没说要开官仓啊。只不过,京口除了我们这些编户齐民的家田,还有你这回买下的前公田外,还有大量的荒田野坡,只要这些北方流民肯吃苦,可以现开垦啊!”
  孟昶的眼睛一亮,失声道:“这,这真的可以吗?”
  刘裕笑道:“孟兄勿虑,我们这京口,地广人稀,有大量的土地给荒废了,无人开垦。你们能来最好,现在已是五月,抓紧火耕水褥,还是来得及抓紧插一季的水稻,八月的时候,便可收获!”
  檀凭之睁大了眼睛:“火耕水褥?这是什么意思。三个月就能有收成?我们在北方种栗,最少也得半年才有收获啊。”
  刘裕微微一笑:“你们北方是种粟米,而我们南方,则是以水稻为主,那些个荒田,长满了杂草,要开垦成良田前,先放一把火,把田里的草全给烧了。”
  “草木灰就是上好的肥料,足以让地力种出一季的稻米,半个月后,引水灌溉这田地,形成水田,再撒上稻种,有三个月时间,足以收一季晚稻。虽然收成一亩地只有二石出头,不如你们北方,但也足够你们全家食用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