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五百七十四章 黑袍魔影再浮踪

下载免费读
  云螭大帝变化出本体,一头巨大的五爪金龙,凌空向他扑了过去。
  
  “就你?不配!”
  
  狠人手掌一捏,金龙就挂在掌心,无论如何挣扎,都逃脱不掉。
  
  “老友,等我!”
  
  扶猛帝君也一声大吼,变化出白虎本尊,凌空来到跟前。
  
  不死帝君,不死火凤本尊显示出来,火焰照耀天空。
  
  玄冥大帝,本尊乃一头大龟,宛如托举着诸天。
  
  四大神兽,镇守神界四极,同时变化本体,崩塌的神界,都变得缓慢下来。
  
  乾坤仿佛在瞬间定住。
  
  嘭嘭嘭嘭!
  
  连续四掌,狠人将四兽镇压下来,眼中闪过一道浓烈的杀意:“既然你们找死,我就成全你们……”
  
  咆哮声中,正想下死手将众人全部抹杀,就感到扬起的手臂一紧,在空中停了下来。
  
  “想要杀他们,问过我没有……”
  
  随即,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一个人影从空中缓步走了出来。
  
  正是张悬!
  
  此时的青年,全身力量澎湃,比刚才强大了十倍不止,自天而来,宛如整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进步了不少……”
  
  狠人停了下来,目光凝重。
  
  他显然也没明白,为何短短几分钟的光景,对方的实力有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不过,增加了又如何?全盛期的神界,都抵挡不住,我不信,你能挡得住我……”
  
  一声冷哼,狠人再次拍落而下。
  
  张悬长剑扬起,迎了上来。
  
  双方战斗在一起,空间一道道撕裂,气流四处乱窜。
  
  “张悬能不能获胜?”
  
  自在天孔师驻地,洛若曦满是担忧的看过去。
  
  她和孔师将力量传递给张悬,自身修为,已经降低到只有神王级别,不如之前那么辉煌了。
  
  不过,级别在哪里摆着,只要力量足够,终有一天,可以重新恢复。
  
  “凭借现在的实力,想要胜过……很难!除非……他能领悟超越帝君的力量!”
  
  沉默了片刻,孔师道。
  
  十几个帝君联合,都无法胜过狠人,即便他们将力量全部传递给对方,想要胜过,也没那么容易。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力量只有集中在一人身上,才有可能触碰到顶点,才有可能真正超越极限,突破自我!
  
  “超越帝君的力量?”
  
  洛若曦眼神悠远。
  
  父亲还清醒的时候,曾和她说过同样的话,但……她无法做到,自己心爱的男子,能够做到吗?
  
  “他一定能……他有着一颗不屈的心!和对这个世界的傲然。”
  
  看出她心中的疑问,孔师笑道。
  
  ……
  
  嘭嘭嘭!
  
  连续几招下来,张悬虎口开裂,胸口出现了一道巨大的伤痕,狰狞可怖。
  
  和孔师说的一样,即便融合了他们二人的力量,体内形成了完整的天道,依旧不是对手。
  
  “哈哈,还以为多厉害,不过如此!”狠人冷冷一笑。
  
  “反正不是你的对手,早晚都会被杀,既然如此,我想死在你最强的攻击之下……”深吸一口气,张悬停了下来,不在进攻,反而看向眼前的狠人。
  
  “好,我成全你,给你最强的攻击……”
  
  听他这样说,狠人愣了一下,随即冷哼一声,手掌扬起。
  
  哗啦!
  
  一道青光出现在掌心,猛地拍落而下。
  
  果然是最强攻击,整个神界都发出轰鸣,宛如快要承受不住,再次被打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双眼紧闭,张悬并未躲避。
  
  嘭!
  
  脑袋炸裂开来,灵魂四处溃散。
  
  “张悬……”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脸色一白。
  
  洛七七宛如发疯。
  
  云螭大帝等人也瞪大眼睛,不停哆嗦。
  
  看到这一幕的孔师和洛若曦也全都一愣。
  
  本意是让他突破桎梏,冲击超越帝境境界的,怎么不去反抗,甘心赴死?
  
  这样,岂不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好心?
  
  “不对,是不死帝君的不死之法……”
  
  正在奇怪,孔师突然开口。
  
  众人随即看到,脑袋炸开,甚至灵魂碎裂的张悬,胸口的吊坠陡然炸开,一滴血液悬浮而起,燃烧起来,形成了一团炙热的火焰,火焰中,一具完好无损的身影,缓步而出。
  
  “他……借助对方的力量,和吊坠中的血液,将天道有缺和灵魂分离了?”
  
  洛若曦瞳孔收缩。
  
  浴火重生后的张悬,体内竟然没了天道图书馆,没了天道的干扰,脱离了天道!
  
  “他怎么做到的?”
  
  孔师也满是不敢相信。
  
  天道和灵魂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为了摆脱,他不得不魂飞魄散,借助幽魂池重新凝聚魂魄。
  
  眼前这位,只被斩杀了一下,就彻底摆脱,用了什么办法?
  
  “我知道了……他用了狠人摆脱灵魂契约的办法……”洛若曦反应过来。
  
  灵魂契约绑定主人和仆人,主人不解除,仆人就永远受制……天道图书馆也是这样,可以说是一种增强版的契约。
  
  绑定了灵魂,不死不会脱离。
  
  但……狠人借助那种特殊力量摆脱了灵魂契约,具体方法,张悬之前详细询问过,恐怕那时就动了心思。
  
  这才故意拼死,让其施展出最强力量对他攻击。
  
  借助这种力量,浴火重生,没想到,果然大获成功!
  
  “原来如此,这才是突破帝君的方法……”
  
  从火焰中走出的张悬,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像是明白了什么,突然一招手,一侧的分身,立刻重新变成一朵莲花,飞了过来。
  
  刹那间,与自身完美融合。
  
  一眨眼功夫,众人感觉,眼前的张悬,像是变成了九天,九天就是他。
  
  脚掌在地上轻轻一踏。
  
  混乱的九天,立刻稳定下来。
  
  九天混沌金莲,九天诞生时出现,能够稳定九天,此时分身和自我完美融合,不分彼此,也就等于他掌控了这种力量。
  
  不仅如此,融合了九天混沌金莲的修为,他本就达到巅峰的境界,出现了松动,似乎随时都会突破。
  
  “主仆情、兄弟情、师生情、父母情、爱情……融合在一起,原来就是世间万物,这才是人!”
  
  面带微笑,张悬喃喃自语。
  
  天道图书馆脱离灵魂的刹那,他明白过来。
  
  是人看了世界,才有了世界,还是先有世界,后有了人?
  
  是风动,还是心动!
  
  这个问题,亘古不朽的困扰着无数人。
  
  当然,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没有生命,没有情感,世界就算存在,又有何意义?
  
  所以,突破爱情之后,是众生情!是交织天下的情感。
  
  世间万物皆有情感,有情才有世界,有情感,才能延续生命。
  
  爱,是情。
  
  憎,是情。
  
  高兴,是情。
  
  痛苦,是情。
  
  离别,是情。
  
  相聚,也是情!
  
  “万千情意,为我所用……”
  
  一声低呼,张悬体内禁锢的境界,瞬间破开。
  
  帝君桎梏,突破了!
  
  一瞬间,仿佛触摸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和大门,灵魂得到了快速的滋养。
  
  无数混沌之气,涌了过来,肉身也飞速提升。
  
  之前只有吸收灵力,才能进步,而现在空间乱流、混沌之气,哪怕是对方的青光,都可以为我所有,不分彼此。
  
  “你……”狠人没想到,自己的全力攻击,非但没将其斩杀,反而成全了他,气的“哇哇!”乱叫,一声怒喝,再次攻击下来。
  
  “你怨恨高高在上的帝君,没在空间乱流中救下自己,是情;觉得曾是我的仆人,蕴含卑微和愤怒,是情;想要毁灭神界,发泄愤怒,是情;想要变得更加强大,同样是情……情感控制着你,你又如何胜得过我,不被我控制?”
  
  淡淡一笑,张悬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亮,手掌轻轻一抓。
  
  原本纵横无敌的狠人,就被无数情感细线,禁锢在一起,束手束脚,无法动弹。
  
  只要有情,就要被他所用,被他控制!
  
  “你……”
  
  狠人眼中满是惶恐:“张师,我是你的仆人,不要杀我……我愿意灵魂献祭……”
  
  “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晚了……”微微一笑,张悬摇了摇头。
  
  掌控天下之情,仆人之类对于他来说,已经没任何意义了。
  
  杀了神级这么多人,伤了自己的女朋友,洛七七以及这么多朋友,今天,又怎么可能宽恕!
  
  “不……”
  
  感受到他的果决,狠人瞳孔收缩,话音未结束,立刻感到身上一阵剧烈的疼痛。
  
  嘭!
  
  一刹那间,爆炸开来,化作无数灵气,向神界各处灌涌。
  
  之前,潮汐海吞噬掉的所有力量,此时全部反哺回来,已经枯竭的荒野,重新焕发生机。
  
  “这……”
  
  “这样就杀了?”
  
  云螭大帝、不死帝君、玲珑仙子啊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刚才他们和狠人交过手,知道可怕,这么强大的人,竟然随手覆灭,这位张悬……到底达到了何种地步?
  
  难道帝君之上,真的还有另外的境界?
  
  “他成功了……”
  
  孔师和洛若曦,松开捏紧的拳头。
  
  “这是天道的一部分,那我现在就归还天道……”
  
  看到刚才从自己体内,被分离出来的“天道有缺”,依旧在空中悬浮,张悬轻轻一笑,屈指一弹。
  
  嗡!
  
  从重生就伴随他的图书馆,轰然镶嵌在神界的天空之上。
  
  大钟般的鸣响,不断崩溃的神界,肉眼可见的缓慢恢复,混乱的气流,也重新聚拢起来。
  
  崩塌的神界,终于停了下来,干枯的灵气,也伴随狠人的死亡,慢慢复苏。
  
  “看来,神界要重新迎接灵气复苏时代了……”张悬一笑。
  
  潮汐海的窟窿,伴随天道的补全,已经恢复,神界恢复以前的盛况,只是时间问题。
  
  “张悬,这边来……”
  
  刚做完这些,脑中响起一个声音,张悬愣了一下,一步跨出。
  
  这一步,不知飞了多远,随即看到一个青年站在面前。
  
  正是之前传授自己剑法的那位。
  
  “前辈,你……”
  
  看到是他,张悬一愣。
  
  之前就觉得这位,深不可测,现在才发现,比起自己,也只差了一丝而已,已然达到了帝君的最巅峰,比起之前的洛若曦,都强大不知多少。
  
  “直呼我名字即可,我叫……聂铜!”青年身上散发出一往无前的剑意,淡淡道。
  
  “聂铜?”张悬皱了皱眉。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跟我来,带你见我哥哥!”叫做聂铜的青年莞尔一笑,向前跨步而出。
  
  张悬紧跟在身后,不知飞了多远,在一个山峰前停了下来。
  
  随即看到了另外一个青年。
  
  容貌比他大不了多少,双眉上扬,给人一种深邃不可看穿之感。
  
  “这实力……”张悬一颤。
  
  眼前这位青年的实力,竟然比他还要强大,同样突破了帝君的桎梏,而且修为更加深远厚重!
  
  “在下,聂云!”青年淡淡一笑,看了过来:“也就是……聂灵犀,你口中洛若曦的父亲!”
  
  “若曦的父亲?”
  
  张悬一震:“你……是神界天道?”
  
  之前洛若曦说过,自己的父亲,是天道,怎么都想不到,是这样一个年轻人。
  
  “我一气化三清,一部分灵魂,变成了天道!再说,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说我是天道也无不可!”聂云淡淡一笑。
  
  张悬不敢相信。
  
  神界竟然是眼前这人创造的?
  
  那他的实力,该有多强?
  
  “不对,如果神界是你创造的,你又是天道,为何任由狠人肆虐,而不出手……”张悬看过来。
  
  如果不是自己突破,神界极有可能彻底崩塌,为何眼前这人,不管不问?
  
  甚至连女儿的生死,都关心?
  
  没回答他的问题,聂云淡淡的看过来:“你认为……神界之上,还有更加强大的生命吗?”
  
  “这……”张悬停顿了一下:“应该有吧……”
  
  虽然没见过,但既然他能修炼到这种境界,或许其他人也可以,甚至更强。
  
  就好像眼前这位。
  
  “我曾怀疑,神界之上会有更强大的生命,所以用尽全力窥视,最终引来了更高世界的反噬……一个手掌破空而下!”
  
  聂云看过来:“当时如果我躲闪,极有可能整个神界都会被抹平,再没有半个生命……所以,挡下了这招,但也因此,化身的天道被分裂出去。”
  
  “这种情况,我想恢复,只是一道意念而已,但……我明白,想要真正超脱神界桎梏,去探索手掌由何而来,神界之外,又有什么……单靠我一人很难做到。所以,想要看看,有没有生命,能够突破帝君桎梏,达到和我平齐的地步!”
  
  “所以,就将分散的天道意念,送到最底层的世界……分别赐予原本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和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而你,最终没让我失望!”
  
  聂云笑道。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这样说来,我穿越,也是因为你?”张悬心中一震。
  
  难怪,能够穿越过来,没想到都是眼前这位所为。
  
  “呵呵!”聂云轻轻一笑,道:“本身属于这个世界,就有着对世界的敬畏,想要突破世界桎梏,难度要大得多,我也是心念一动,并没想到,你真的能够成功……”
  
  “我……”张悬脸色一红:“如果不是孔师,我根本不可能达到这种地步……”
  
  没有孔师的无私奉献,想要达到现在的境界,根本不可能做到。
  
  “机会我给他了,没把握住而已。和灵犀的比斗,其实就是他突破的最佳机会,可惜,他选择了退避,以为自己留了后手,可以全身而退,实际上却是失去了勇猛精进,面对超越我们的人,如果连这点精神都没有,又如何能够与之抗衡?”
  
  聂云道。
  
  张悬沉默不语。
  
  当时二人的战斗,他都看在眼里,孔师的确在果决上有些欠妥。
  
  也有可能,他不愿意斩杀洛若曦吧。
  
  可惜,就这一念之间,错过了晋级的机会。
  
  “如果孔师获胜,若曦就会死……”片刻后,张悬看过来,眉毛皱起。
  
  难不成,眼前这位连女儿的生死都不管了?
  
  “有我在,她不会死……”聂云淡淡一笑:“你现在的实力,和我也差不了多少了,你觉得二人的实力,生死关头,想要救人,能不能做到?”
  
  “这……”张悬苦笑。
  
  突破帝君,和帝君,是两个概念,如果他真的愿意出手,的确可以在最后关头将人救下,而且保证,一点伤都受不了。
  
  “灵犀,是我另外一个妻子洛倾城所生,所以她伪装的名字,姓洛……为了能让她相信,不感情用事,到现在一直以为我还陷入昏迷……”
  
  聂云苦笑一声:“我这个爹也算做得够狠了……这样吧,这件事还是你和她解释吧,毕竟,她现在的心思,已经转移到你身上了,我这个老爹,估计都想不起来了……哈哈,我暂时就不出现了,躲避上一段时间再说,不然,真怕她闹得天翻地覆……”
  
  看到眼前这位如此不靠谱的老爹,面皮一抽,张悬只好答应:“好吧……”
  
  不答应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拐走了人家的女儿……
  
  “天道图书馆,是我一道意念所化,是根基,也是桎梏,你能靠自己的能力,突破桎梏,说明了能力和潜力,将来前途无量,我女儿能和你在一起,做父亲的,也算欣慰了。”
云螭大帝变化出本体一头巨大的五爪金龙凌空向他扑了过去就你不配狠人手掌一捏金龙就挂在掌心无论如何挣扎都逃脱不掉老友等我扶猛帝君也一声大吼变化出白虎本尊凌空来到跟前不死帝君不死火凤本尊显示出来火焰照耀天空玄冥大帝本尊乃一头大龟宛如托举着诸天四大神兽镇守神界四极同时变化本体崩塌的神界都变得缓慢下来乾坤仿佛在瞬间定住嘭嘭嘭嘭连续四掌狠人将四兽镇压下来眼中闪过一道浓烈的杀意既然你们找死我就成全你们咆哮声中正想下死手将众人全部抹杀就感到扬起的手臂一紧在空中停了下来想要杀他们问过我没有随即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一个人影从空中缓步走了出来正是张悬此时的青年全身力量澎湃比刚才强大了十倍不止自天而来宛如整个人就是一个世界进步了不少狠人停了下来目光凝重他显然也没明白为何短短几分钟的光景对方的实力有了如此巨大的变化不过增加了又如何全盛期的神界都抵挡不住我不信你能挡得住我一声冷哼狠人再次拍落而下张悬长剑扬起迎了上来双方战斗在一起空间一道道撕裂气流四处乱窜张悬能不能获胜自在天孔师驻地洛若曦满是担忧的看过去她和孔师将力量传递给张悬自身修为已经降低到只有神王级别不如之前那么辉煌了不过级别在哪里摆着只要力量足够终有一天可以重新恢复凭借现在的实力想要胜过很难除非他能领悟超越帝君的力量沉默了片刻孔师道十几个帝君联合都无法胜过狠人即便他们将力量全部传递给对方想要胜过也没那么容易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力量只有集中在一人身上才有可能触碰到顶点才有可能真正超越极限突破自我超越帝君的力量洛若曦眼神悠远父亲还清醒的时候曾和她说过同样的话但她无法做到自己心爱的男子能够做到吗他一定能他有着一颗不屈的心和对这个世界的傲然看出她心中的疑问孔师笑道嘭嘭嘭连续几招下来张悬虎口开裂胸口出现了一道巨大的伤痕狰狞可怖和孔师说的一样即便融合了他们二人的力量体内形成了完整的天道依旧不是对手哈哈还以为多厉害不过如此狠人冷冷一笑反正不是你的对手早晚都会被杀既然如此我想死在你最强的攻击之下深吸一口气张悬停了下来不在进攻反而看向眼前的狠人好我成全你给你最强的攻击听他这样说狠人愣了一下随即冷哼一声手掌扬起哗啦一道青光出现在掌心猛地拍落而下果然是最强攻击整个神界都发出轰鸣宛如快要承受不住再次被打出一个巨大的坑洞双眼紧闭张悬并未躲避嘭脑袋炸裂开来灵魂四处溃散张悬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脸色一白洛七七宛如发疯云螭大帝等人也瞪大眼睛不停哆嗦看到这一幕的孔师和洛若曦也全都一愣本意是让他突破桎梏冲击超越帝境境界的怎么不去反抗甘心赴死这样岂不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好心不对是不死帝君的不死之法正在奇怪孔师突然开口众人随即看到脑袋炸开甚至灵魂碎裂的张悬胸口的吊坠陡然炸开一滴血液悬浮而起燃烧起来形成了一团炙热的火焰火焰中一具完好无损的身影缓步而出他借助对方的力量和吊坠中的血液将天道有缺和灵魂分离了洛若曦瞳孔收缩浴火重生后的张悬体内竟然没了天道图书馆没了天道的干扰脱离了天道他怎么做到的孔师也满是不敢相信天道和灵魂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为了摆脱他不得不魂飞魄散借助幽魂池重新凝聚魂魄眼前这位只被斩杀了一下就彻底摆脱用了什么办法我知道了他用了狠人摆脱灵魂契约的办法洛若曦反应过来灵魂契约绑定主人和仆人主人不解除仆人就永远受制天道图书馆也是这样可以说是一种增强版的契约绑定了灵魂不死不会脱离但狠人借助那种特殊力量摆脱了灵魂契约具体方法张悬之前详细询问过恐怕那时就动了心思这才故意拼死让其施展出最强力量对他攻击借助这种力量浴火重生没想到果然大获成功原来如此这才是突破帝君的方法从火焰中走出的张悬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像是明白了什么突然一招手一侧的分身立刻重新变成一朵莲花飞了过来刹那间与自身完美融合一眨眼功夫众人感觉眼前的张悬像是变成了九天九天就是他脚掌在地上轻轻一踏混乱的九天立刻稳定下来九天混沌金莲九天诞生时出现能够稳定九天此时分身和自我完美融合不分彼此也就等于他掌控了这种力量不仅如此融合了九天混沌金莲的修为他本就达到巅峰的境界出现了松动似乎随时都会突破主仆情兄弟情师生情父母情爱情融合在一起原来就是世间万物这才是人面带微笑张悬喃喃自语天道图书馆脱离灵魂的刹那他明白过来是人看了世界才有了世界还是先有世界后有了人是风动还是心动这个问题亘古不朽的困扰着无数人当然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没有生命没有情感世界就算存在又有何意义所以突破爱情之后是众生情是交织天下的情感世间万物皆有情感有情才有世界有情感才能延续生命爱是情憎是情高兴是情痛苦是情离别是情相聚也是情万千情意为我所用一声低呼张悬体内禁锢的境界瞬间破开帝君桎梏突破了一瞬间仿佛触摸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和大门灵魂得到了快速的滋养无数混沌之气涌了过来肉身也飞速提升之前只有吸收灵力才能进步而现在空间乱流混沌之气哪怕是对方的青光都可以为我所有不分彼此你狠人没想到自己的全力攻击非但没将其斩杀反而成全了他气的哇哇乱叫一声怒喝再次攻击下来你怨恨高高在上的帝君没在空间乱流中救下自己是情觉得曾是我的仆人蕴含卑微和愤怒是情想要毁灭神界发泄愤怒是情想要变得更加强大同样是情情感控制着你你又如何胜得过我不被我控制淡淡一笑张悬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亮手掌轻轻一抓原本纵横无敌的狠人就被无数情感细线禁锢在一起束手束脚无法动弹只要有情就要被他所用被他控制你狠人眼中满是惶恐张师我是你的仆人不要杀我我愿意灵魂献祭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晚了微微一笑张悬摇了摇头掌控天下之情仆人之类对于他来说已经没任何意义了杀了神级这么多人伤了自己的女朋友洛七七以及这么多朋友今天又怎么可能宽恕不感受到他的果决狠人瞳孔收缩话音未结束立刻感到身上一阵剧烈的疼痛嘭一刹那间爆炸开来化作无数灵气向神界各处灌涌之前潮汐海吞噬掉的所有力量此时全部反哺回来已经枯竭的荒野重新焕发生机这这样就杀了云螭大帝不死帝君玲珑仙子啊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刚才他们和狠人交过手知道可怕这么强大的人竟然随手覆灭这位张悬到底达到了何种地步难道帝君之上真的还有另外的境界他成功了孔师和洛若曦松开捏紧的拳头这是天道的一部分那我现在就归还天道看到刚才从自己体内被分离出来的天道有缺依旧在空中悬浮张悬轻轻一笑屈指一弹嗡从重生就伴随他的图书馆轰然镶嵌在神界的天空之上大钟般的鸣响不断崩溃的神界肉眼可见的缓慢恢复混乱的气流也重新聚拢起来崩塌的神界终于停了下来干枯的灵气也伴随狠人的死亡慢慢复苏看来神界要重新迎接灵气复苏时代了张悬一笑潮汐海的窟窿伴随天道的补全已经恢复神界恢复以前的盛况只是时间问题张悬这边来刚做完这些脑中响起一个声音张悬愣了一下一步跨出这一步不知飞了多远随即看到一个青年站在面前正是之前传授自己剑法的那位前辈你看到是他张悬一愣之前就觉得这位深不可测现在才发现比起自己也只差了一丝而已已然达到了帝君的最巅峰比起之前的洛若曦都强大不知多少直呼我名字即可我叫聂铜青年身上散发出一往无前的剑意淡淡道聂铜张悬皱了皱眉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跟我来带你见我哥哥叫做聂铜的青年莞尔一笑向前跨步而出张悬紧跟在身后不知飞了多远在一个山峰前停了下来随即看到了另外一个青年容貌比他大不了多少双眉上扬给人一种深邃不可看穿之感这实力张悬一颤眼前这位青年的实力竟然比他还要强大同样突破了帝君的桎梏而且修为更加深远厚重在下聂云青年淡淡一笑看了过来也就是聂灵犀你口中洛若曦的父亲若曦的父亲张悬一震你是神界天道之前洛若曦说过自己的父亲是天道怎么都想不到是这样一个年轻人我一气化三清一部分灵魂变成了天道再说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说我是天道也无不可聂云淡淡一笑张悬不敢相信神界竟然是眼前这人创造的那他的实力该有多强不对如果神界是你创造的你又是天道为何任由狠人肆虐而不出手张悬看过来如果不是自己突破神界极有可能彻底崩塌为何眼前这人不管不问甚至连女儿的生死都关心没回答他的问题聂云淡淡的看过来你认为神界之上还有更加强大的生命吗这张悬停顿了一下应该有吧虽然没见过但既然他能修炼到这种境界或许其他人也可以甚至更强就好像眼前这位我曾怀疑神界之上会有更强大的生命所以用尽全力窥视最终引来了更高世界的反噬一个手掌破空而下聂云看过来当时如果我躲闪极有可能整个神界都会被抹平再没有半个生命所以挡下了这招但也因此化身的天道被分裂出去这种情况我想恢复只是一道意念而已但我明白想要真正超脱神界桎梏去探索手掌由何而来神界之外又有什么单靠我一人很难做到所以想要看看有没有生命能够突破帝君桎梏达到和我平齐的地步所以就将分散的天道意念送到最底层的世界分别赐予原本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和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而你最终没让我失望聂云笑道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这样说来我穿越也是因为你张悬心中一震难怪能够穿越过来没想到都是眼前这位所为呵呵聂云轻轻一笑道本身属于这个世界就有着对世界的敬畏想要突破世界桎梏难度要大得多我也是心念一动并没想到你真的能够成功我张悬脸色一红如果不是孔师我根本不可能达到这种地步没有孔师的无私奉献想要达到现在的境界根本不可能做到机会我给他了没把握住而已和灵犀的比斗其实就是他突破的最佳机会可惜他选择了退避以为自己留了后手可以全身而退实际上却是失去了勇猛精进面对超越我们的人如果连这点精神都没有又如何能够与之抗衡聂云道张悬沉默不语当时二人的战斗他都看在眼里孔师的确在果决上有些欠妥也有可能他不愿意斩杀洛若曦吧可惜就这一念之间错过了晋级的机会如果孔师获胜若曦就会死片刻后张悬看过来眉毛皱起难不成眼前这位连女儿的生死都不管了有我在她不会死聂云淡淡一笑你现在的实力和我也差不了多少了你觉得二人的实力生死关头想要救人能不能做到这张悬苦笑突破帝君和帝君是两个概念如果他真的愿意出手的确可以在最后关头将人救下而且保证一点伤都受不了灵犀是我另外一个妻子洛倾城所生所以她伪装的名字姓洛为了能让她相信不感情用事到现在一直以为我还陷入昏迷聂云苦笑一声我这个爹也算做得够狠了这样吧这件事还是你和她解释吧毕竟她现在的心思已经转移到你身上了我这个老爹估计都想不起来了哈哈我暂时就不出现了躲避上一段时间再说不然真怕她闹得天翻地覆看到眼前这位如此不靠谱的老爹面皮一抽张悬只好答应好吧不答应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拐走了人家的女儿天道图书馆是我一道意念所化是根基也是桎梏你能靠自己的能力突破桎梏说明了能力和潜力将来前途无量我女儿能和你在一起做父亲的也算欣慰了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云螭大帝变化出本体头巨大五爪金龙凌空向扑过去。
  
  “就?配!”
  
  狠手掌捏金龙就挂在掌心无论如何挣扎都逃脱掉。
  
  “老友等!”
  
  扶猛帝君也声大吼变化出白虎本尊凌空来到跟前。
  
  死帝君死火凤本尊显示出来火焰照耀天空。
  
  玄冥大帝本尊乃头大龟宛如托举着诸天。
  
  四大神兽镇守神界四极同时变化本体崩塌神界都变得缓慢下来。
  
  乾坤仿佛在瞬间定住。
  
  嘭嘭嘭嘭!
  
  连续四掌狠将四兽镇压下来眼中闪过道浓烈杀意:“既然们找死就成全们……”
  
  咆哮声中正想下死手将众全部抹杀就感到扬起手臂紧在空中停下来。
  
  “想要杀们问过没有……”
  
  随即众震惊目光中影从空中缓步走出来。
  
  正张悬!
  
  此时青年全身力量澎湃比刚才强大十倍止自天而来宛如整就世界。
  
  “进步少……”
  
  狠停下来目光凝重。
  
  显然也没明白为何短短几分钟光景对方实力有如此巨大变化。
  
  “过增加又如何?全盛期神界都抵挡住信能挡得住……”
  
  声冷哼狠再次拍落而下。
  
  张悬长剑扬起迎上来。
  
  双方战斗在起空间道道撕裂气流四处乱窜。
  
  “张悬能能获胜?”
  
  自在天孔师驻地洛若曦满担忧看过去。
  
  她和孔师将力量传递给张悬自身修为已经降低到只有神王级别如之前那么辉煌。
  
  过级别在哪里摆着只要力量足够终有天可以重新恢复。
  
  “凭借现在实力想要胜过……很难!除非……能领悟超越帝君力量!”
  
  沉默片刻孔师道。
  
  十几帝君联合都无法胜过狠即便们将力量全部传递给对方想要胜过也没那么容易。
  
  之所以样做因为……力量只有集中在身上才有可能触碰到顶点才有可能真正超越极限突破自!
  
  “超越帝君力量?”
  
  洛若曦眼神悠远。
  
  父亲还清醒时候曾和她说过同样话但……她无法做到自己心爱男子能够做到?
  
  “定能……有着颗屈心!和对世界傲然。”
  
  看出她心中疑问孔师笑道。
  
  ……
  
  嘭嘭嘭!
  
  连续几招下来张悬虎口开裂胸口出现道巨大伤痕狰狞可怖。
  
  和孔师说样即便融合们二力量体内形成完整天道依旧对手。
  
  “哈哈还以为多厉害过如此!”狠冷冷笑。
  
  “反正对手早晚都会被杀既然如此想死在最强攻击之下……”深吸口气张悬停下来在进攻反而看向眼前狠。
  
  “成全给最强攻击……”
  
  听样说狠愣下随即冷哼声手掌扬起。
  
  哗啦!
  
  道青光出现在掌心猛地拍落而下。
  
  果然最强攻击整神界都发出轰鸣宛如快要承受住再次被打出巨大坑洞。
  
  双眼紧闭张悬并未躲避。
  
  嘭!
  
  脑袋炸裂开来灵魂四处溃散。
  
  “张悬……”看到幕所有都脸色白。
  
  洛七七宛如发疯。
  
  云螭大帝等也瞪大眼睛停哆嗦。
  
  看到幕孔师和洛若曦也全都愣。
  
  本意让突破桎梏冲击超越帝境境界怎么去反抗甘心赴死?
  
  样岂辜负们番心?
  
  “对死帝君死之法……”
  
  正在奇怪孔师突然开口。
  
  众随即看到脑袋炸开甚至灵魂碎裂张悬胸口吊坠陡然炸开滴血液悬浮而起燃烧起来形成团炙热火焰火焰中具完无损身影缓步而出。
  
  “……借助对方力量和吊坠中血液将天道有缺和灵魂分离?”
  
  洛若曦瞳孔收缩。
  
  浴火重生后张悬体内竟然没天道图书馆没天道干扰脱离天道!
  
  “怎么做到?”
  
  孔师也满敢相信。
  
  天道和灵魂融合在起分彼此为摆脱得魂飞魄散借助幽魂池重新凝聚魂魄。
  
  眼前位只被斩杀下就彻底摆脱用什么办法?
  
  “知道……用狠摆脱灵魂契约办法……”洛若曦反应过来。
  
  灵魂契约绑定主和仆主解除仆就永远受制……天道图书馆也样可以说种增强版契约。
  
  绑定灵魂死会脱离。
  
  但……狠借助那种特殊力量摆脱灵魂契约具体方法张悬之前详细询问过恐怕那时就动心思。
  
  才故意拼死让其施展出最强力量对攻击。
  
  借助种力量浴火重生没想到果然大获成功!
  
  “原来如此才突破帝君方法……”
  
  从火焰中走出张悬脸上露出淡淡微笑像明白什么突然招手侧分身立刻重新变成朵莲花飞过来。
  
  刹那间与自身完美融合。
  
  眨眼功夫众感觉眼前张悬像变成九天九天就。
  
  脚掌在地上轻轻踏。
  
  混乱九天立刻稳定下来。
  
  九天混沌金莲九天诞生时出现能够稳定九天此时分身和自完美融合分彼此也就等于掌控种力量。
  
  仅如此融合九天混沌金莲修为本就达到巅峰境界出现松动似乎随时都会突破。
  
  “主仆情、兄弟情、师生情、父母情、爱情……融合在起原来就世间万物才!”
  
  面带微笑张悬喃喃自语。
  
  天道图书馆脱离灵魂刹那明白过来。
  
  看世界才有世界还先有世界后有?
  
  风动还心动!
  
  问题亘古朽困扰着无数。
  
  当然现在……些都重要!
  
  没有生命没有情感世界就算存在又有何意义?
  
  所以突破爱情之后众生情!交织天下情感。
  
  世间万物皆有情感有情才有世界有情感才能延续生命。
  
  爱情。
  
  憎情。
  
  高兴情。
  
  痛苦情。
  
  离别情。
  
  相聚也情!
  
  “万千情意为所用……”
  
  声低呼张悬体内禁锢境界瞬间破开。
  
  帝君桎梏突破!
  
  瞬间仿佛触摸到全新世界和大门灵魂得到快速滋养。
  
  无数混沌之气涌过来肉身也飞速提升。
  
  之前只有吸收灵力才能进步而现在空间乱流、混沌之气哪怕对方青光都可以为所有分彼此。
  
  “……”狠没想到自己全力攻击非但没将其斩杀反而成全气“哇哇!”乱叫声怒喝再次攻击下来。
  
  “怨恨高高在上帝君没在空间乱流中救下自己情;觉得曾仆蕴含卑微和愤怒情;想要毁灭神界发泄愤怒情;想要变得更加强大同样情……情感控制着又如何胜得过被控制?”
  
  淡淡笑张悬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亮手掌轻轻抓。
  
  原本纵横无敌狠就被无数情感细线禁锢在起束手束脚无法动弹。
  
  只要有情就要被所用被控制!
  
  “……”
  
  狠眼中满惶恐:“张师仆要杀……愿意灵魂献祭……”
  
  “现在再说些已经晚……”微微笑张悬摇摇头。
  
  掌控天下之情仆之类对于来说已经没任何意义。
  
  杀神级么多伤自己女朋友洛七七以及么多朋友今天又怎么可能宽恕!
  
  “……”
  
  感受到果决狠瞳孔收缩话音未结束立刻感到身上阵剧烈疼痛。
  
  嘭!
  
  刹那间爆炸开来化作无数灵气向神界各处灌涌。
  
  之前潮汐海吞噬掉所有力量此时全部反哺回来已经枯竭荒野重新焕发生机。
  
  “……”
  
  “样就杀?”
  
  云螭大帝、死帝君、玲珑仙子啊等全都瞪大眼睛敢相信。
  
  刚才们和狠交过手知道可怕么强大竟然随手覆灭位张悬……到底达到何种地步?
  
  难道帝君之上真还有另外境界?
  
  “成功……”
  
  孔师和洛若曦松开捏紧拳头。
  
  “天道部分那现在就归还天道……”
  
  看到刚才从自己体内被分离出来“天道有缺”依旧在空中悬浮张悬轻轻笑屈指弹。
  
  嗡!
  
  从重生就伴随图书馆轰然镶嵌在神界天空之上。
  
  大钟般鸣响断崩溃神界肉眼可见缓慢恢复混乱气流也重新聚拢起来。
  
  崩塌神界终于停下来干枯灵气也伴随狠死亡慢慢复苏。
  
  “看来神界要重新迎接灵气复苏时代……”张悬笑。
  
  潮汐海窟窿伴随天道补全已经恢复神界恢复以前盛况只时间问题。
  
  “张悬边来……”
  
  刚做完些脑中响起声音张悬愣下步跨出。
  
  步知飞多远随即看到青年站在面前。
  
  正之前传授自己剑法那位。
  
  “前辈……”
  
  看到张悬愣。
  
  之前就觉得位深可测现在才发现比起自己也只差丝而已已然达到帝君最巅峰比起之前洛若曦都强大知多少。
  
  “直呼名字即可叫……聂铜!”青年身上散发出往无前剑意淡淡道。
  
  “聂铜?”张悬皱皱眉。
  
  第次听到名字。
  
  “跟来带见哥哥!”叫做聂铜青年莞尔笑向前跨步而出。
  
  张悬紧跟在身后知飞多远在山峰前停下来。
  
  随即看到另外青年。
  
  容貌比大多少双眉上扬给种深邃可看穿之感。
  
  “实力……”张悬颤。
  
  眼前位青年实力竟然比还要强大同样突破帝君桎梏而且修为更加深远厚重!
  
  “在下聂云!”青年淡淡笑看过来:“也就……聂灵犀口中洛若曦父亲!”
  
  “若曦父亲?”
  
  张悬震:“……神界天道?”
  
  之前洛若曦说过自己父亲天道怎么都想到样年轻。
  
  “气化三清部分灵魂变成天道!再说世界创造说天道也无可!”聂云淡淡笑。
  
  张悬敢相信。
  
  神界竟然眼前创造?
  
  那实力该有多强?
  
  “对如果神界创造又天道为何任由狠肆虐而出手……”张悬看过来。
  
  如果自己突破神界极有可能彻底崩塌为何眼前管问?
  
  甚至连女儿生死都关心?
  
  没回答问题聂云淡淡看过来:“认为……神界之上还有更加强大生命?”
  
  “……”张悬停顿下:“应该有……”
  
  虽然没见过但既然能修炼到种境界或许其也可以甚至更强。
  
  就像眼前位。
  
  “曾怀疑神界之上会有更强大生命所以用尽全力窥视最终引来更高世界反噬……手掌破空而下!”
  
  聂云看过来:“当时如果躲闪极有可能整神界都会被抹平再没有半生命……所以挡下招但也因此化身天道被分裂出去。”
  
  “种情况想恢复只道意念而已但……明白想要真正超脱神界桎梏去探索手掌由何而来神界之外又有什么……单靠很难做到。所以想要看看有没有生命能够突破帝君桎梏达到和平齐地步!”
  
  “所以就将分散天道意念送到最底层世界……分别赐予原本属于世界灵魂和属于世界灵魂。而最终没让失望!”
  
  聂云笑道。
  
  “属于世界灵魂样说来穿越也因为?”张悬心中震。
  
  难怪能够穿越过来没想到都眼前位所为。
  
  “呵呵!”聂云轻轻笑道:“本身属于世界就有着对世界敬畏想要突破世界桎梏难度要大得多也心念动并没想到真能够成功……”
  
  “……”张悬脸色红:“如果孔师根本可能达到种地步……”
  
  没有孔师无私奉献想要达到现在境界根本可能做到。
  
  “机会给没把握住而已。和灵犀比斗其实就突破最佳机会可惜选择退避以为自己留后手可以全身而退实际上却失去勇猛精进面对超越们如果连点精神都没有又如何能够与之抗衡?”
  
  聂云道。
  
  张悬沉默语。
  
  当时二战斗都看在眼里孔师确在果决上有些欠妥。
  
  也有可能愿意斩杀洛若曦。
  
  可惜就念之间错过晋级机会。
  
  “如果孔师获胜若曦就会死……”片刻后张悬看过来眉毛皱起。
  
  难成眼前位连女儿生死都管?
  
  “有在她会死……”聂云淡淡笑:“现在实力和也差多少觉得二实力生死关头想要救能能做到?”
  
  “……”张悬苦笑。
  
  突破帝君和帝君两概念如果真愿意出手确可以在最后关头将救下而且保证点伤都受。
  
  “灵犀另外妻子洛倾城所生所以她伪装名字姓洛……为能让她相信感情用事到现在直以为还陷入昏迷……”
  
  聂云苦笑声:“爹也算做得够狠……样件事还和她解释毕竟她现在心思已经转移到身上老爹估计都想起来……哈哈暂时就出现躲避上段时间再说然真怕她闹得天翻地覆……”
  
  看到眼前位如此靠谱老爹面皮抽张悬只答应:“……”
  
  答应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拐走家女儿……
  
  “天道图书馆道意念所化根基也桎梏能靠自己能力突破桎梏说明能力和潜力将来前途无量女儿能和在起做父亲也算欣慰。”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云螭大帝变化出本体,一头巨大的五爪金龙,凌空向他扑了过去。
  
  “就你?不配!”
  
  狠人手掌一捏,金龙就挂在掌心,无论如何挣扎,都逃脱不掉。
  
  “老友,等我!”
  
  扶猛帝君也一声大吼,变化出白虎本尊,凌空来到跟前。
  
  不死帝君,不死火凤本尊显示出来,火焰照耀天空。
  
  玄冥大帝,本尊乃一头大龟,宛如托举着诸天。
  
  四大神兽,镇守神界四极,同时变化本体,崩塌的神界,都变得缓慢下来。
  
  乾坤仿佛在瞬间定住。
  
  嘭嘭嘭嘭!
  
  连续四掌,狠人将四兽镇压下来,眼中闪过一道浓烈的杀意:“既然你们找死,我就成全你们……”
  
  咆哮声中,正想下死手将众人全部抹杀,就感到扬起的手臂一紧,在空中停了下来。
  
  “想要杀他们,问过我没有……”
  
  随即,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一个人影从空中缓步走了出来。
  
  正是张悬!
  
  此时的青年,全身力量澎湃,比刚才强大了十倍不止,自天而来,宛如整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进步了不少……”
  
  狠人停了下来,目光凝重。
  
  他显然也没明白,为何短短几分钟的光景,对方的实力有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不过,增加了又如何?全盛期的神界,都抵挡不住,我不信,你能挡得住我……”
  
  一声冷哼,狠人再次拍落而下。
  
  张悬长剑扬起,迎了上来。
  
  双方战斗在一起,空间一道道撕裂,气流四处乱窜。
  
  “张悬能不能获胜?”
  
  自在天孔师驻地,洛若曦满是担忧的看过去。
  
  她和孔师将力量传递给张悬,自身修为,已经降低到只有神王级别,不如之前那么辉煌了。
  
  不过,级别在哪里摆着,只要力量足够,终有一天,可以重新恢复。
  
  “凭借现在的实力,想要胜过……很难!除非……他能领悟超越帝君的力量!”
  
  沉默了片刻,孔师道。
  
  十几个帝君联合,都无法胜过狠人,即便他们将力量全部传递给对方,想要胜过,也没那么容易。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力量只有集中在一人身上,才有可能触碰到顶点,才有可能真正超越极限,突破自我!
  
  “超越帝君的力量?”
  
  洛若曦眼神悠远。
  
  父亲还清醒的时候,曾和她说过同样的话,但……她无法做到,自己心爱的男子,能够做到吗?
  
  “他一定能……他有着一颗不屈的心!和对这个世界的傲然。”
  
  看出她心中的疑问,孔师笑道。
  
  ……
  
  嘭嘭嘭!
  
  云螭大帝变化出本体,一头巨大的五爪金龙,凌空向他扑了过去。
  
  “就你?不配!”
  
  狠人手掌一捏,金龙就挂在掌心,无论如何挣扎,都逃脱不掉。
  
  “老友,等我!”
  
  扶猛帝君也一声大吼,变化出白虎本尊,凌空来到跟前。
  
  不死帝君,不死火凤本尊显示出来,火焰照耀天空。
  
  玄冥大帝,本尊乃一头大龟,宛如托举着诸天。
  
  四大神兽,镇守神界四极,同时变化本体,崩塌的神界,都变得缓慢下来。
  
  乾坤仿佛在瞬间定住。
  
  嘭嘭嘭嘭!
  
  连续四掌,狠人将四兽镇压下来,眼中闪过一道浓烈的杀意:“既然你们找死,我就成全你们……”
  
  咆哮声中,正想下死手将众人全部抹杀,就感到扬起的手臂一紧,在空中停了下来。
  
  “想要杀他们,问过我没有……”
  
  随即,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一个人影从空中缓步走了出来。
  
  正是张悬!
  
  此时的青年,全身力量澎湃,比刚才强大了十倍不止,自天而来,宛如整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进步了不少……”
  
  狠人停了下来,目光凝重。
  
  他显然也没明白,为何短短几分钟的光景,对方的实力有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不过,增加了又如何?全盛期的神界,都抵挡不住,我不信,你能挡得住我……”
  
  一声冷哼,狠人再次拍落而下。
  
  张悬长剑扬起,迎了上来。
  
  双方战斗在一起,空间一道道撕裂,气流四处乱窜。
  
  “张悬能不能获胜?”
  
  自在天孔师驻地,洛若曦满是担忧的看过去。
  
  她和孔师将力量传递给张悬,自身修为,已经降低到只有神王级别,不如之前那么辉煌了。
  
  不过,级别在哪里摆着,只要力量足够,终有一天,可以重新恢复。
  
  “凭借现在的实力,想要胜过……很难!除非……他能领悟超越帝君的力量!”
  
  沉默了片刻,孔师道。
  
  十几个帝君联合,都无法胜过狠人,即便他们将力量全部传递给对方,想要胜过,也没那么容易。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力量只有集中在一人身上,才有可能触碰到顶点,才有可能真正超越极限,突破自我!
  
  “超越帝君的力量?”
  
  洛若曦眼神悠远。
  
  父亲还清醒的时候,曾和她说过同样的话,但……她无法做到,自己心爱的男子,能够做到吗?
  
  “他一定能……他有着一颗不屈的心!和对这个世界的傲然。”
  
  看出她心中的疑问,孔师笑道。
  
  ……
  
  嘭嘭嘭!
  
  连续几招下来,张悬虎口开裂,胸口出现了一道巨大的伤痕,狰狞可怖。
  
  和孔师说的一样,即便融合了他们二人的力量,体内形成了完整的天道,依旧不是对手。
  
  “哈哈,还以为多厉害,不过如此!”狠人冷冷一笑。
  
  “反正不是你的对手,早晚都会被杀,既然如此,我想死在你最强的攻击之下……”深吸一口气,张悬停了下来,不在进攻,反而看向眼前的狠人。
  
  “好,我成全你,给你最强的攻击……”
  
  听他这样说,狠人愣了一下,随即冷哼一声,手掌扬起。
  
  哗啦!
  
  一道青光出现在掌心,猛地拍落而下。
  
  果然是最强攻击,整个神界都发出轰鸣,宛如快要承受不住,再次被打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双眼紧闭,张悬并未躲避。
  
  嘭!
  
  脑袋炸裂开来,灵魂四处溃散。
  
  “张悬……”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脸色一白。
  
  洛七七宛如发疯。
  
  云螭大帝等人也瞪大眼睛,不停哆嗦。
  
  看到这一幕的孔师和洛若曦也全都一愣。
  
  本意是让他突破桎梏,冲击超越帝境境界的,怎么不去反抗,甘心赴死?
  
  这样,岂不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好心?
  
  “不对,是不死帝君的不死之法……”
  
  正在奇怪,孔师突然开口。
  
  众人随即看到,脑袋炸开,甚至灵魂碎裂的张悬,胸口的吊坠陡然炸开,一滴血液悬浮而起,燃烧起来,形成了一团炙热的火焰,火焰中,一具完好无损的身影,缓步而出。
  
  “他……借助对方的力量,和吊坠中的血液,将天道有缺和灵魂分离了?”
  
  洛若曦瞳孔收缩。
  
  浴火重生后的张悬,体内竟然没了天道图书馆,没了天道的干扰,脱离了天道!
  
  “他怎么做到的?”
  
  孔师也满是不敢相信。
  
  天道和灵魂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为了摆脱,他不得不魂飞魄散,借助幽魂池重新凝聚魂魄。
  
  眼前这位,只被斩杀了一下,就彻底摆脱,用了什么办法?
  
  “我知道了……他用了狠人摆脱灵魂契约的办法……”洛若曦反应过来。
  
  灵魂契约绑定主人和仆人,主人不解除,仆人就永远受制……天道图书馆也是这样,可以说是一种增强版的契约。
  
  绑定了灵魂,不死不会脱离。
  
  但……狠人借助那种特殊力量摆脱了灵魂契约,具体方法,张悬之前详细询问过,恐怕那时就动了心思。
  
  这才故意拼死,让其施展出最强力量对他攻击。
  
  借助这种力量,浴火重生,没想到,果然大获成功!
  
  “原来如此,这才是突破帝君的方法……”
  
  从火焰中走出的张悬,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像是明白了什么,突然一招手,一侧的分身,立刻重新变成一朵莲花,飞了过来。
  
  刹那间,与自身完美融合。
  
  一眨眼功夫,众人感觉,眼前的张悬,像是变成了九天,九天就是他。
  
  脚掌在地上轻轻一踏。
  
  混乱的九天,立刻稳定下来。
  
  九天混沌金莲,九天诞生时出现,能够稳定九天,此时分身和自我完美融合,不分彼此,也就等于他掌控了这种力量。
  
  不仅如此,融合了九天混沌金莲的修为,他本就达到巅峰的境界,出现了松动,似乎随时都会突破。
  
  “主仆情、兄弟情、师生情、父母情、爱情……融合在一起,原来就是世间万物,这才是人!”
  
  面带微笑,张悬喃喃自语。
  
  天道图书馆脱离灵魂的刹那,他明白过来。
  
  是人看了世界,才有了世界,还是先有世界,后有了人?
  
  是风动,还是心动!
  
  这个问题,亘古不朽的困扰着无数人。
  
  当然,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没有生命,没有情感,世界就算存在,又有何意义?
  
  所以,突破爱情之后,是众生情!是交织天下的情感。
  
  世间万物皆有情感,有情才有世界,有情感,才能延续生命。
  
  爱,是情。
  
  憎,是情。
  
  高兴,是情。
  
  痛苦,是情。
  
  离别,是情。
  
  相聚,也是情!
  
  “万千情意,为我所用……”
  
  一声低呼,张悬体内禁锢的境界,瞬间破开。
  
  帝君桎梏,突破了!
  
  一瞬间,仿佛触摸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和大门,灵魂得到了快速的滋养。
  
  无数混沌之气,涌了过来,肉身也飞速提升。
  
  之前只有吸收灵力,才能进步,而现在空间乱流、混沌之气,哪怕是对方的青光,都可以为我所有,不分彼此。
  
  “你……”狠人没想到,自己的全力攻击,非但没将其斩杀,反而成全了他,气的“哇哇!”乱叫,一声怒喝,再次攻击下来。
  
  “你怨恨高高在上的帝君,没在空间乱流中救下自己,是情;觉得曾是我的仆人,蕴含卑微和愤怒,是情;想要毁灭神界,发泄愤怒,是情;想要变得更加强大,同样是情……情感控制着你,你又如何胜得过我,不被我控制?”
  
  淡淡一笑,张悬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亮,手掌轻轻一抓。
  
  原本纵横无敌的狠人,就被无数情感细线,禁锢在一起,束手束脚,无法动弹。
  
  只要有情,就要被他所用,被他控制!
  
  “你……”
  
  狠人眼中满是惶恐:“张师,我是你的仆人,不要杀我……我愿意灵魂献祭……”
  
  “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晚了……”微微一笑,张悬摇了摇头。
  
  掌控天下之情,仆人之类对于他来说,已经没任何意义了。
  
  杀了神级这么多人,伤了自己的女朋友,洛七七以及这么多朋友,今天,又怎么可能宽恕!
  
  “不……”
  
  感受到他的果决,狠人瞳孔收缩,话音未结束,立刻感到身上一阵剧烈的疼痛。
  
  嘭!
  
  一刹那间,爆炸开来,化作无数灵气,向神界各处灌涌。
  
  之前,潮汐海吞噬掉的所有力量,此时全部反哺回来,已经枯竭的荒野,重新焕发生机。
  
  “这……”
  
  “这样就杀了?”
  
  云螭大帝、不死帝君、玲珑仙子啊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刚才他们和狠人交过手,知道可怕,这么强大的人,竟然随手覆灭,这位张悬……到底达到了何种地步?
  
  难道帝君之上,真的还有另外的境界?
  
  “他成功了……”
  
  孔师和洛若曦,松开捏紧的拳头。
  
  “这是天道的一部分,那我现在就归还天道……”
  
  看到刚才从自己体内,被分离出来的“天道有缺”,依旧在空中悬浮,张悬轻轻一笑,屈指一弹。
  
  嗡!
  
  从重生就伴随他的图书馆,轰然镶嵌在神界的天空之上。
  
  大钟般的鸣响,不断崩溃的神界,肉眼可见的缓慢恢复,混乱的气流,也重新聚拢起来。
  
  崩塌的神界,终于停了下来,干枯的灵气,也伴随狠人的死亡,慢慢复苏。
  
  “看来,神界要重新迎接灵气复苏时代了……”张悬一笑。
  
  潮汐海的窟窿,伴随天道的补全,已经恢复,神界恢复以前的盛况,只是时间问题。
  
  “张悬,这边来……”
  
  刚做完这些,脑中响起一个声音,张悬愣了一下,一步跨出。
  
  这一步,不知飞了多远,随即看到一个青年站在面前。
  
  正是之前传授自己剑法的那位。
  
  “前辈,你……”
  
  看到是他,张悬一愣。
  
  之前就觉得这位,深不可测,现在才发现,比起自己,也只差了一丝而已,已然达到了帝君的最巅峰,比起之前的洛若曦,都强大不知多少。
  
  “直呼我名字即可,我叫……聂铜!”青年身上散发出一往无前的剑意,淡淡道。
  
  “聂铜?”张悬皱了皱眉。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跟我来,带你见我哥哥!”叫做聂铜的青年莞尔一笑,向前跨步而出。
  
  张悬紧跟在身后,不知飞了多远,在一个山峰前停了下来。
  
  随即看到了另外一个青年。
  
  容貌比他大不了多少,双眉上扬,给人一种深邃不可看穿之感。
  
  “这实力……”张悬一颤。
  
  眼前这位青年的实力,竟然比他还要强大,同样突破了帝君的桎梏,而且修为更加深远厚重!
  
  “在下,聂云!”青年淡淡一笑,看了过来:“也就是……聂灵犀,你口中洛若曦的父亲!”
  
  “若曦的父亲?”
  
  张悬一震:“你……是神界天道?”
  
  之前洛若曦说过,自己的父亲,是天道,怎么都想不到,是这样一个年轻人。
  
  “我一气化三清,一部分灵魂,变成了天道!再说,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说我是天道也无不可!”聂云淡淡一笑。
  
  张悬不敢相信。
  
  神界竟然是眼前这人创造的?
  
  那他的实力,该有多强?
  
  “不对,如果神界是你创造的,你又是天道,为何任由狠人肆虐,而不出手……”张悬看过来。
  
  如果不是自己突破,神界极有可能彻底崩塌,为何眼前这人,不管不问?
  
  甚至连女儿的生死,都关心?
  
  没回答他的问题,聂云淡淡的看过来:“你认为……神界之上,还有更加强大的生命吗?”
  
  “这……”张悬停顿了一下:“应该有吧……”
  
  虽然没见过,但既然他能修炼到这种境界,或许其他人也可以,甚至更强。
  
  就好像眼前这位。
  
  “我曾怀疑,神界之上会有更强大的生命,所以用尽全力窥视,最终引来了更高世界的反噬……一个手掌破空而下!”
  
  聂云看过来:“当时如果我躲闪,极有可能整个神界都会被抹平,再没有半个生命……所以,挡下了这招,但也因此,化身的天道被分裂出去。”
  
  “这种情况,我想恢复,只是一道意念而已,但……我明白,想要真正超脱神界桎梏,去探索手掌由何而来,神界之外,又有什么……单靠我一人很难做到。所以,想要看看,有没有生命,能够突破帝君桎梏,达到和我平齐的地步!”
  
  “所以,就将分散的天道意念,送到最底层的世界……分别赐予原本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和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而你,最终没让我失望!”
  
  聂云笑道。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这样说来,我穿越,也是因为你?”张悬心中一震。
  
  难怪,能够穿越过来,没想到都是眼前这位所为。
  
  “呵呵!”聂云轻轻一笑,道:“本身属于这个世界,就有着对世界的敬畏,想要突破世界桎梏,难度要大得多,我也是心念一动,并没想到,你真的能够成功……”
  
  “我……”张悬脸色一红:“如果不是孔师,我根本不可能达到这种地步……”
  
  没有孔师的无私奉献,想要达到现在的境界,根本不可能做到。
  
  “机会我给他了,没把握住而已。和灵犀的比斗,其实就是他突破的最佳机会,可惜,他选择了退避,以为自己留了后手,可以全身而退,实际上却是失去了勇猛精进,面对超越我们的人,如果连这点精神都没有,又如何能够与之抗衡?”
  
  聂云道。
  
  张悬沉默不语。
  
  当时二人的战斗,他都看在眼里,孔师的确在果决上有些欠妥。
  
  也有可能,他不愿意斩杀洛若曦吧。
  
  可惜,就这一念之间,错过了晋级的机会。
  
  “如果孔师获胜,若曦就会死……”片刻后,张悬看过来,眉毛皱起。
  
  难不成,眼前这位连女儿的生死都不管了?
  
  “有我在,她不会死……”聂云淡淡一笑:“你现在的实力,和我也差不了多少了,你觉得二人的实力,生死关头,想要救人,能不能做到?”
  
  “这……”张悬苦笑。
  
  突破帝君,和帝君,是两个概念,如果他真的愿意出手,的确可以在最后关头将人救下,而且保证,一点伤都受不了。
  
  “灵犀,是我另外一个妻子洛倾城所生,所以她伪装的名字,姓洛……为了能让她相信,不感情用事,到现在一直以为我还陷入昏迷……”
  
  聂云苦笑一声:“我这个爹也算做得够狠了……这样吧,这件事还是你和她解释吧,毕竟,她现在的心思,已经转移到你身上了,我这个老爹,估计都想不起来了……哈哈,我暂时就不出现了,躲避上一段时间再说,不然,真怕她闹得天翻地覆……”
  
  看到眼前这位如此不靠谱的老爹,面皮一抽,张悬只好答应:“好吧……”
  
  不答应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拐走了人家的女儿……
  
  “天道图书馆,是我一道意念所化,是根基,也是桎梏,你能靠自己的能力,突破桎梏,说明了能力和潜力,将来前途无量,我女儿能和你在一起,做父亲的,也算欣慰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