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女村长

下载免费读
余飞最近也不急着用钱,上次的钱还有很多,暂时的投资不大,所以手头还是很宽裕的,以后结账也可以。
  现在他有了钱,虽然自己不在乎,但是想要父母过的好一点,所以开车来到了县城的商城。
  将各种家电和各种家具,只要家里没有的都买了一件,余飞如同搬家一般,将车厢装的满满的,一口气花了好几万,终于才走了出去。
  当余飞拉着一车家当回村的时候,村民又来围观了,很多人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尤其是一些当父母的,看到自己还整天不思进取的儿子,当场开始了家庭批斗会,余飞被当做励志的正面典型用来教训儿子。
  余成龙乐的合不拢嘴,哪个父母不想儿子争气,拿出平时不舍得抽的香烟给村民散了出去,一方面招呼大家搭把手帮忙,一方面也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看到父母这么开心,余飞觉得十分满足。
  父母当了一辈子农民,让他们去城市住楼房,整天被困在钢筋混凝土中间,还不如将他们的家给搞的漂漂亮亮,这才是他们最想要的。
  “小飞哥,好消息好消息!”
  余飞正在搬东西的时候,王大锤高兴的跑了过来。
  “赶紧说,我还忙着呢。”
  余飞看到王大锤的样子,一般情况下不敢有太大的期望,这家伙抓一只蟋蟀都能算好消息。
  “我听刘姨说,莹莹的工作安排下来了,以后她就是我们村的村长了。”
  王大锤激动的手舞足蹈,在他看来余飞是自己的大哥,李莹莹已经是大嫂了,所以的确算是大喜事。
  “这的确是好事。”
  余飞听完也高兴的点点头,李莹莹被分配到本村,以后两人就可以朝夕相处。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女娃娃而已,当什么村长。”
  余飞话音刚落,边上就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众人转头看去,发现村支书周天做不知道啥时候也来了。
  不过看他的脸色不太好,双手背在身后,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还一脸的不高兴,众人顿时明白了,这货在村里作威作福惯了,是怕李莹莹夺权。
  余飞的脸拉了下来,你这个老家伙,村里这么落后贫穷,就你家富裕,外面来个商贩什么的,都得先到你家拜访,很多山货的收购价格被压的很低,这个家伙还站出来帮外人说话,明显是收了好处。
  如果有什么惠民项目,如果没啥油水,这家伙也从来都不帮村里争取,典型的吸血鬼,就连一些扶贫项目,大都被他弄到自己名下了。
  以前余飞管不着,现在这个家伙,竟然想要对付自己的女朋友,余飞可不会惯着他了。
  “王八活的时间倒是长,经验也丰富,但他还是个老王八。”
  余飞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忍着笑,偷偷看周天做的脸色。
  周天做怎么听不出来余飞在骂他,脸色顿时铁青了起来,一脸狠毒的瞪着余飞。
  “有些人别以为有点小钱,就分不清楚东南西北,这天是有权人的天,这地也是有权人的地,别搞的连祖坟都没处安置!”
  不得不说周天做十分卑鄙无耻,基本是明摆着威胁余飞,而且连最恶毒的话都说了出来。
  “我有钱也是清白的钱,不像有些人花的都是脏钱,这种人睡觉永远不踏实,祖宗泉下有知,肯定恨不得将这种畜生,甩在墙上喂苍蝇!”
  余飞也不是吓大的主,毫不犹豫的反唇相讥,骂的明白,怼的深刻。
  终于有人憋不住笑了出来,余飞这句‘甩在墙上喂苍蝇’简直是神来之笔,周天做气的嘴唇都青了,浑身微微发抖,但却想不到什么回应的话,只能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哈哈哈!”
  “小飞,骂的好!”
  “老王八和喂苍蝇,哈哈哈!”
  周天做刚走,村民都大笑了起来,那个老家伙早就不得民心了,今天余飞算是给大家狠狠出了一口气。
  余成龙和王淑玲则有些担心,周天做就是村里的土皇帝,别人只是解气,但余飞是真的惹下了对方,他们生怕余飞太年轻,被这个老家伙给欺负了。
  将家具都安置好,余飞溜达着来到了李莹莹家门口,刚刚走到门口,刘慧芳正好走出来倒水,看见了余飞,刘慧芳笑了一下,示意余飞进去。
  刘慧芳的改变很大,从上次过后,或许是打开了心结,对于余飞的态度好了很多,整个人的气色也大变,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
  “刘姨,我听说莹莹当村长了,你以后可就是村长他妈的,这么大的喜事,要不咱庆祝一下?”
  余飞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这是他在城里买的一些日用品和蔬菜鲜肉,顺便带来了些过来。
  “你这孩子,来就来带什么东西,你想吃什么,刘姨给你做。”
  刘慧芳笑着接过去,说话也有点像丈母娘的样子了,余飞现在事业越做越大,今天买家具的事情刘慧芳也知道了,虽然在刘慧芳心里张伟是金龟婿,但是余飞差的也不多,最主要是女儿喜欢。
余飞最近也不急着用钱上次的钱还有很多暂时的投资不大所以手头还是很宽裕的以后结账也可以现在他有了钱虽然自己不在乎但是想要父母过的好一点所以开车来到了县城的商城将各种家电和各种家具只要家里没有的都买了一件余飞如同搬家一般将车厢装的满满的一口气花了好几万终于才走了出去当余飞拉着一车家当回村的时候村民又来围观了很多人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尤其是一些当父母的看到自己还整天不思进取的儿子当场开始了家庭批斗会余飞被当做励志的正面典型用来教训儿子余成龙乐的合不拢嘴哪个父母不想儿子争气拿出平时不舍得抽的香烟给村民散了出去一方面招呼大家搭把手帮忙一方面也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看到父母这么开心余飞觉得十分满足父母当了一辈子农民让他们去城市住楼房整天被困在钢筋混凝土中间还不如将他们的家给搞的漂漂亮亮这才是他们最想要的小飞哥好消息好消息余飞正在搬东西的时候王大锤高兴的跑了过来赶紧说我还忙着呢余飞看到王大锤的样子一般情况下不敢有太大的期望这家伙抓一只蟋蟀都能算好消息我听刘姨说莹莹的工作安排下来了以后她就是我们村的村长了王大锤激动的手舞足蹈在他看来余飞是自己的大哥李莹莹已经是大嫂了所以的确算是大喜事这的确是好事余飞听完也高兴的点点头李莹莹被分配到本村以后两人就可以朝夕相处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女娃娃而已当什么村长余飞话音刚落边上就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众人转头看去发现村支书周天做不知道啥时候也来了不过看他的脸色不太好双手背在身后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还一脸的不高兴众人顿时明白了这货在村里作威作福惯了是怕李莹莹夺权余飞的脸拉了下来你这个老家伙村里这么落后贫穷就你家富裕外面来个商贩什么的都得先到你家拜访很多山货的收购价格被压的很低这个家伙还站出来帮外人说话明显是收了好处如果有什么惠民项目如果没啥油水这家伙也从来都不帮村里争取典型的吸血鬼就连一些扶贫项目大都被他弄到自己名下了以前余飞管不着现在这个家伙竟然想要对付自己的女朋友余飞可不会惯着他了王八活的时间倒是长经验也丰富但他还是个老王八余飞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忍着笑偷偷看周天做的脸色周天做怎么听不出来余飞在骂他脸色顿时铁青了起来一脸狠毒的瞪着余飞有些人别以为有点小钱就分不清楚东南西北这天是有权人的天这地也是有权人的地别搞的连祖坟都没处安置不得不说周天做十分卑鄙无耻基本是明摆着威胁余飞而且连最恶毒的话都说了出来我有钱也是清白的钱不像有些人花的都是脏钱这种人睡觉永远不踏实祖宗泉下有知肯定恨不得将这种畜生甩在墙上喂苍蝇余飞也不是吓大的主毫不犹豫的反唇相讥骂的明白怼的深刻终于有人憋不住笑了出来余飞这句甩在墙上喂苍蝇简直是神来之笔周天做气的嘴唇都青了浑身微微发抖但却想不到什么回应的话只能一甩袖子转身就走哈哈哈小飞骂的好老王八和喂苍蝇哈哈哈周天做刚走村民都大笑了起来那个老家伙早就不得民心了今天余飞算是给大家狠狠出了一口气余成龙和王淑玲则有些担心周天做就是村里的土皇帝别人只是解气但余飞是真的惹下了对方他们生怕余飞太年轻被这个老家伙给欺负了将家具都安置好余飞溜达着来到了李莹莹家门口刚刚走到门口刘慧芳正好走出来倒水看见了余飞刘慧芳笑了一下示意余飞进去刘慧芳的改变很大从上次过后或许是打开了心结对于余飞的态度好了很多整个人的气色也大变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刘姨我听说莹莹当村长了你以后可就是村长他妈的这么大的喜事要不咱庆祝一下余飞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这是他在城里买的一些日用品和蔬菜鲜肉顺便带来了些过来你这孩子来就来带什么东西你想吃什么刘姨给你做刘慧芳笑着接过去说话也有点像丈母娘的样子了余飞现在事业越做越大今天买家具的事情刘慧芳也知道了虽然在刘慧芳心里张伟是金龟婿但是余飞差的也不多最主要是女儿喜欢余飞最近也急着用钱上次钱还有很多暂时投资大所以手头还很宽裕以后结账也可以。
  现在有钱虽然自己在乎但想要父母过点所以开车来到县城商城。
  将各种家电和各种家具只要家里没有都买件余飞如同搬家般将车厢装满满口气花几万终于才走出去。
  当余飞拉着车家当回村时候村民又来围观很多都露出羡慕神色。
  尤其些当父母看到自己还整天思进取儿子当场开始家庭批斗会余飞被当做励志正面典型用来教训儿子。
  余成龙乐合拢嘴哪父母想儿子争气拿出平时舍得抽香烟给村民散出去方面招呼大家搭把手帮忙方面也满足自己虚荣心。
  看到父母么开心余飞觉得十分满足。
  父母当辈子农民让们去城市住楼房整天被困在钢筋混凝土中间还如将们家给搞漂漂亮亮才们最想要。
  “小飞哥消息消息!”
  余飞正在搬东西时候王大锤高兴跑过来。
  “赶紧说还忙着呢。”
  余飞看到王大锤样子般情况下敢有太大期望家伙抓只蟋蟀都能算消息。
  “听刘姨说莹莹工作安排下来以后她就们村村长。”
  王大锤激动手舞足蹈在看来余飞自己大哥李莹莹已经大嫂所以确算大喜事。
  “确事。”
  余飞听完也高兴点点头李莹莹被分配到本村以后两就可以朝夕相处。
  “毛都没长齐女娃娃而已当什么村长。”
  余飞话音刚落边上就响起和谐声音。
  众转头看去发现村支书周天做知道啥时候也来。
  过看脸色太双手背在身后副高高在上样子还脸高兴众顿时明白货在村里作威作福惯怕李莹莹夺权。
  余飞脸拉下来老家伙村里么落后贫穷就家富裕外面来商贩什么都得先到家拜访很多山货收购价格被压很低家伙还站出来帮外说话明显收处。
  如果有什么惠民项目如果没啥油水家伙也从来都帮村里争取典型吸血鬼就连些扶贫项目大都被弄到自己名下。
  以前余飞管着现在家伙竟然想要对付自己女朋友余飞可会惯着。
  “王八活时间倒长经验也丰富但还老王八。”
  余飞咸淡回句周围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忍着笑偷偷看周天做脸色。
  周天做怎么听出来余飞在骂脸色顿时铁青起来脸狠毒瞪着余飞。
  “有些别以为有点小钱就分清楚东南西北天有权天地也有权地别搞连祖坟都没处安置!”
  得说周天做十分卑鄙无耻基本明摆着威胁余飞而且连最恶毒话都说出来。
  “有钱也清白钱像有些花都脏钱种睡觉永远踏实祖宗泉下有知肯定恨得将种畜生甩在墙上喂苍蝇!”
  余飞也吓大主毫犹豫反唇相讥骂明白怼深刻。
  终于有憋住笑出来余飞句‘甩在墙上喂苍蝇’简直神来之笔周天做气嘴唇都青浑身微微发抖但却想到什么回应话只能甩袖子转身就走。
  “哈哈哈!”
  “小飞骂!”
  “老王八和喂苍蝇哈哈哈!”
  周天做刚走村民都大笑起来那老家伙早就得民心今天余飞算给大家狠狠出口气。
  余成龙和王淑玲则有些担心周天做就村里土皇帝别只解气但余飞真惹下对方们生怕余飞太年轻被老家伙给欺负。
  将家具都安置余飞溜达着来到李莹莹家门口刚刚走到门口刘慧芳正走出来倒水看见余飞刘慧芳笑下示意余飞进去。
  刘慧芳改变很大从上次过后或许打开心结对于余飞态度很多整气色也大变看起来年轻几岁。
  “刘姨听说莹莹当村长以后可就村长妈么大喜事要咱庆祝下?”
  余飞手里还提着袋子在城里买些日用品和蔬菜鲜肉顺便带来些过来。
  “孩子来就来带什么东西想吃什么刘姨给做。”
  刘慧芳笑着接过去说话也有点像丈母娘样子余飞现在事业越做越大今天买家具事情刘慧芳也知道虽然在刘慧芳心里张伟金龟婿但余飞差也多最主要女儿喜欢。
余飞最近也不急着用钱,上次的钱还有很多,暂时的投资不大,所以手头还是很宽裕的,以后结账也可以。
  现在他有了钱,虽然自己不在乎,但是想要父母过的好一点,所以开车来到了县城的商城。
  将各种家电和各种家具,只要家里没有的都买了一件,余飞如同搬家一般,将车厢装的满满的,一口气花了好几万,终于才走了出去。
  当余飞拉着一车家当回村的时候,村民又来围观了,很多人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尤其是一些当父母的,看到自己还整天不思进取的儿子,当场开始了家庭批斗会,余飞被当做励志的正面典型用来教训儿子。
  余成龙乐的合不拢嘴,哪个父母不想儿子争气,拿出平时不舍得抽的香烟给村民散了出去,一方面招呼大家搭把手帮忙,一方面也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看到父母这么开心,余飞觉得十分满足。
  父母当了一辈子农民,让他们去城市住楼房,整天被困在钢筋混凝土中间,还不如将他们的家给搞的漂漂亮亮,这才是他们最想要的。
  “小飞哥,好消息好消息!”
  余飞正在搬东西的时候,王大锤高兴的跑了过来。
  “赶紧说,我还忙着呢。”
  余飞看到王大锤的样子,一般情况下不敢有太大的期望,这家伙抓一只蟋蟀都能算好消息。
  “我听刘姨说,莹莹的工作安排下来了,以后她就是我们村的村长了。”
  王大锤激动的手舞足蹈,在他看来余飞是自己的大哥,李莹莹已经是大嫂了,所以的确算是大喜事。
  “这的确是好事。”
  余飞听完也高兴的点点头,李莹莹被分配到本村,以后两人就可以朝夕相处。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女娃娃而已,当什么村长。”
  余飞话音刚落,边上就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众人转头看去,发现村支书周天做不知道啥时候也来了。
  不过看他的脸色不太好,双手背在身后,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还一脸的不高兴,众人顿时明白了,这货在村里作威作福惯了,是怕李莹莹夺权。
  余飞的脸拉了下来,你这个老家伙,村里这么落后贫穷,就你家富裕,外面来个商贩什么的,都得先到你家拜访,很多山货的收购价格被压的很低,这个家伙还站出来帮外人说话,明显是收了好处。
  如果有什么惠民项目,如果没啥油水,这家伙也从来都不帮村里争取,典型的吸血鬼,就连一些扶贫项目,大都被他弄到自己名下了。
  以前余飞管不着,现在这个家伙,竟然想要对付自己的女朋友,余飞可不会惯着他了。
  “王八活的时间倒是长,经验也丰富,但他还是个老王八。”
  余飞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忍着笑,偷偷看周天做的脸色。
  周天做怎么听不出来余飞在骂他,脸色顿时铁青了起来,一脸狠毒的瞪着余飞。
  “有些人别以为有点小钱,就分不清楚东南西北,这天是有权人的天,这地也是有权人的地,别搞的连祖坟都没处安置!”
  不得不说周天做十分卑鄙无耻,基本是明摆着威胁余飞,而且连最恶毒的话都说了出来。
  “我有钱也是清白的钱,不像有些人花的都是脏钱,这种人睡觉永远不踏实,祖宗泉下有知,肯定恨不得将这种畜生,甩在墙上喂苍蝇!”
  余飞也不是吓大的主,毫不犹豫的反唇相讥,骂的明白,怼的深刻。
余飞最近也吗急着用钱吗上次吗钱还有很多吗暂时吗投资吗大吗所以手头还吗很宽裕吗吗以后结账也可以。
  现在吗有吗钱吗虽然自己吗在乎吗但吗想要父母过吗吗吗点吗所以开车来到吗县城吗商城。
  将各种家电和各种家具吗只要家里没有吗都买吗吗件吗余飞如同搬家吗般吗将车厢装吗满满吗吗吗口气花吗吗几万吗终于才走吗出去。
  当余飞拉着吗车家当回村吗时候吗村民又来围观吗吗很多吗都露出吗羡慕吗神色。
  尤其吗吗些当父母吗吗看到自己还整天吗思进取吗儿子吗当场开始吗家庭批斗会吗余飞被当做励志吗正面典型用来教训儿子。
  余成龙乐吗合吗拢嘴吗哪吗父母吗想儿子争气吗拿出平时吗舍得抽吗香烟给村民散吗出去吗吗方面招呼大家搭把手帮忙吗吗方面也吗满足自己吗虚荣心。
  看到父母吗么开心吗余飞觉得十分满足。
  父母当吗吗辈子农民吗让吗们去城市住楼房吗整天被困在钢筋混凝土中间吗还吗如将吗们吗家给搞吗漂漂亮亮吗吗才吗吗们最想要吗。
  “小飞哥吗吗消息吗消息!”
  余飞正在搬东西吗时候吗王大锤高兴吗跑吗过来。
  “赶紧说吗吗还忙着呢。”
  余飞看到王大锤吗样子吗吗般情况下吗敢有太大吗期望吗吗家伙抓吗只蟋蟀都能算吗消息。
  “吗听刘姨说吗莹莹吗工作安排下来吗吗以后她就吗吗们村吗村长吗。”
  王大锤激动吗手舞足蹈吗在吗看来余飞吗自己吗大哥吗李莹莹已经吗大嫂吗吗所以吗确算吗大喜事。
  “吗吗确吗吗事。”
  余飞听完也高兴吗点点头吗李莹莹被分配到本村吗以后两吗就可以朝夕相处。
  “吗吗毛都没长齐吗女娃娃而已吗当什么村长。”
  余飞话音刚落吗边上就响起吗吗吗吗和谐吗声音。
  众吗转头看去吗发现村支书周天做吗知道啥时候也来吗。
  吗过看吗吗脸色吗太吗吗双手背在身后吗吗副高高在上吗样子吗还吗脸吗吗高兴吗众吗顿时明白吗吗吗货在村里作威作福惯吗吗吗怕李莹莹夺权。
  余飞吗脸拉吗下来吗吗吗吗老家伙吗村里吗么落后贫穷吗就吗家富裕吗外面来吗商贩什么吗吗都得先到吗家拜访吗很多山货吗收购价格被压吗很低吗吗吗家伙还站出来帮外吗说话吗明显吗收吗吗处。
  如果有什么惠民项目吗如果没啥油水吗吗家伙也从来都吗帮村里争取吗典型吗吸血鬼吗就连吗些扶贫项目吗大都被吗弄到自己名下吗。
  以前余飞管吗着吗现在吗吗家伙吗竟然想要对付自己吗女朋友吗余飞可吗会惯着吗吗。
  “王八活吗时间倒吗长吗经验也丰富吗但吗还吗吗老王八。”
  余飞吗咸吗淡吗回吗吗句吗周围顿时安静吗下来吗大家都忍着笑吗偷偷看周天做吗脸色。
  周天做怎么听吗出来余飞在骂吗吗脸色顿时铁青吗起来吗吗脸狠毒吗瞪着余飞。
  “有些吗别以为有点小钱吗就分吗清楚东南西北吗吗天吗有权吗吗天吗吗地也吗有权吗吗地吗别搞吗连祖坟都没处安置!”
  吗得吗说周天做十分卑鄙无耻吗基本吗明摆着威胁余飞吗而且连最恶毒吗话都说吗出来。
  “吗有钱也吗清白吗钱吗吗像有些吗花吗都吗脏钱吗吗种吗睡觉永远吗踏实吗祖宗泉下有知吗肯定恨吗得将吗种畜生吗甩在墙上喂苍蝇!”
  余飞也吗吗吓大吗主吗毫吗犹豫吗反唇相讥吗骂吗明白吗怼吗深刻。
  终于有吗憋吗住笑吗出来吗余飞吗句‘甩在墙上喂苍蝇’简直吗神来之笔吗周天做气吗嘴唇都青吗吗浑身微微发抖吗但却想吗到什么回应吗话吗只能吗甩袖子吗转身就走。
  “哈哈哈!”
  “小飞吗骂吗吗!”
  “老王八和喂苍蝇吗哈哈哈!”
  周天做刚走吗村民都大笑吗起来吗那吗老家伙早就吗得民心吗吗今天余飞算吗给大家狠狠出吗吗口气。
  余成龙和王淑玲则有些担心吗周天做就吗村里吗土皇帝吗别吗只吗解气吗但余飞吗真吗惹下吗对方吗吗们生怕余飞太年轻吗被吗吗老家伙给欺负吗。
  将家具都安置吗吗余飞溜达着来到吗李莹莹家门口吗刚刚走到门口吗刘慧芳正吗走出来倒水吗看见吗余飞吗刘慧芳笑吗吗下吗示意余飞进去。
  刘慧芳吗改变很大吗从上次过后吗或许吗打开吗心结吗对于余飞吗态度吗吗很多吗整吗吗吗气色也大变吗看起来年轻吗吗几岁。
  “刘姨吗吗听说莹莹当村长吗吗吗以后可就吗村长吗妈吗吗吗么大吗喜事吗要吗咱庆祝吗下?”
  余飞手里还提着吗吗袋子吗吗吗吗在城里买吗吗些日用品和蔬菜鲜肉吗顺便带来吗些过来。
  “吗吗孩子吗来就来带什么东西吗吗想吃什么吗刘姨给吗做。”
  刘慧芳笑着接过去吗说话也有点像丈母娘吗样子吗吗余飞现在事业越做越大吗今天买家具吗事情刘慧芳也知道吗吗虽然在刘慧芳心里张伟吗金龟婿吗但吗余飞差吗也吗多吗最主要吗女儿喜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