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中原易主

下载免费读
闲谈几许,只歇息片刻,刘承祐主动告退,扛着锄头,再度下田。刘承训作为兄长,自觉当以身作则,不肯落于后,故也拖着有些疲弱的身体,到地里,继续笨拙地刨着地。
  二人去后,刘知远身边不远处一名文官,将父子的对话,收入了耳朵。透着精明的目光四下扫了扫,放下手中的耕具,步至田畔,面带笑意地对他拱手道:“恭喜大王!”
  其人三十来岁,面相清癯,精神爽秀,留着一抹修得十分精致的胡须。此人名为苏逢吉,官居河东节度判官,是刘知远的心腹近臣,深得刘知远器重。刘知远性素刚严,宾佐畏而敬之,唯有这苏逢吉,竟得幸侍奉左右,察其颜色而进文簿,每有进言,刘知远亦多表赞同而少否决。总之,这苏逢吉在刘知远这儿混得很不错。
  “哦?”刘知远对苏逢吉的态度较他人确是亲善许多,竟然对其露出了一个常人难见的笑容,好奇问道:“何喜之有?”
  苏逢吉显得很恭敬,谨躬而立,眼睛扫向远处的刘承训与刘承祐:“世子端谨孝敬,温厚有容人之量;二王子虽寡于言,然果敢严毅,腹有经略。有子若此,难道不是大王的喜事吗?二位王子,皆是龙凤之姿,天日之表......”
  苏逢吉这马屁拍得响亮,且拍到了刘知远的心坎了,不过其表情严肃到底,应道:“孤这二子岂当得此等评价?唔......不过大郎秉性醇厚,确是不假,至于二郎——
  话音一顿,刘知远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深邃:“这半岁多以来,性情大变,御人过肃,言行尖刻,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刘知远显然是将苏逢吉当成亲近之人的,对两个儿子的评价,却没有一点遮掩的意思。跟在刘知远身边也久了,也大概明白其顾虑所在,但苏逢吉不敢贸然发表什么意见。
  垂首复仰,眼神中透着些机灵之色,苏逢吉神态自然地带偏话题,话里带着点暗示:“二王子方才之言,却也不无道理,大晋已亡,中原无主,胡虏猖獗。大王确是应该积极进取——”
  苏逢吉显然是准备长篇大论的,但被刘知远粗暴地打断:“竖子之言,岂可当真?”
  见刘知远“发怒”,苏逢吉面色反倒愈显轻松,不慌不忙,自顾自慢悠悠地说着:“河东形胜之地,自古以来,据之可成王业。远的不说,当年晋王拥之,以抗强梁,及庄宗灭梁,大唐所以兴也;十年前,高祖镇河东,以一隅之地而抗天下,长驱而直入洛阳,大晋兴于此也;如今大王拥兵数万,民且安,兵且壮,中原沉沦于异族铁蹄,若纵河东之雄,南下中原,帝业可期也......”
闲谈几许,只歇息片刻,刘承祐主动告退,扛着锄头,再度下田。刘承训作为兄长,自觉当以身作则,不肯落于后,故也拖着有些疲弱的身体,到地里,继续笨拙地刨着地。
  二人去后,刘知远身边不远处一名文官,将父子的对话,收入了耳朵。透着精明的目光四下扫了扫,放下手中的耕具,步至田畔,面带笑意地对他拱手道:“恭喜大王!”
  其人三十来岁,面相清癯,精神爽秀,留着一抹修得十分精致的胡须。此人名为苏逢吉,官居河东节度判官,是刘知远的心腹近臣,深得刘知远器重。刘知远性素刚严,宾佐畏而敬之,唯有这苏逢吉,竟得幸侍奉左右,察其颜色而进文簿,每有进言,刘知远亦多表赞同而少否决。总之,这苏逢吉在刘知远这儿混得很不错。
  “哦?”刘知远对苏逢吉的态度较他人确是亲善许多,竟然对其露出了一个常人难见的笑容,好奇问道:“何喜之有?”
  苏逢吉显得很恭敬,谨躬而立,眼睛扫向远处的刘承训与刘承祐:“世子端谨孝敬,温厚有容人之量;二王子虽寡于言,然果敢严毅,腹有经略。有子若此,难道不是大王的喜事吗?二位王子,皆是龙凤之姿,天日之表......”
  苏逢吉这马屁拍得响亮,且拍到了刘知远的心坎了,不过其表情严肃到底,应道:“孤这二子岂当得此等评价?唔......不过大郎秉性醇厚,确是不假,至于二郎——
  话音一顿,刘知远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深邃:“这半岁多以来,性情大变,御人过肃,言行尖刻,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刘知远显然是将苏逢吉当成亲近之人的,对两个儿子的评价,却没有一点遮掩的意思。跟在刘知远身边也久了,也大概明白其顾虑所在,但苏逢吉不敢贸然发表什么意见。
  垂首复仰,眼神中透着些机灵之色,苏逢吉神态自然地带偏话题,话里带着点暗示:“二王子方才之言,却也不无道理,大晋已亡,中原无主,胡虏猖獗。大王确是应该积极进取——”
  苏逢吉显然是准备长篇大论的,但被刘知远粗暴地打断:“竖子之言,岂可当真?”
  见刘知远“发怒”,苏逢吉面色反倒愈显轻松,不慌不忙,自顾自慢悠悠地说着:“河东形胜之地,自古以来,据之可成王业。远的不说,当年晋王拥之,以抗强梁,及庄宗灭梁,大唐所以兴也;十年前,高祖镇河东,以一隅之地而抗天下,长驱而直入洛阳,大晋兴于此也;如今大王拥兵数万,民且安,兵且壮,中原沉沦于异族铁蹄,若纵河东之雄,南下中原,帝业可期也......”
  “闭嘴!”听苏逢吉道出如此直白的“逆言”,只见刘知远怒状骇人,狠狠地瞪着苏逢吉呵斥道。
  苏逢吉有些意犹未尽,但迎着刘知远的目光,还是识趣地闭上了嘴。他自认猜出了刘知远的心思,然而此刻直面其那凶狠的眼神,心头仍旧不免打鼓。北平王刘知远,可不是个善人,身体不禁哆嗦了一下,苏逢吉赶紧深埋下头。
  耳边传来刘知远的激切之言:“此等悖逆之言,再敢言语,孤绝不轻饶。孤简拔于高祖,长受国恩,自当图报。晋室衰微,天子蒙尘,落于契丹之手,孤身处千里之外,未及援助,已是痛彻心扉,愧悔难当,岂敢有此等悖逆妄想!勿复此言!勿复此言!”
  刘知远那动情的模样,仿佛真的一样。苏逢吉也是个聪明人,眼珠子提溜闪了几圈,长长作揖:“大王之忠心,臣下明白了。臣下滥言造次,还请大王责罚!”
  “再复此论,必严惩不贷!”轻哼了一声,刘知远起身拂袖而去,似乎真的生气了一般。
  见状,苏逢吉赶忙与几名牙将亲卫缀行而去,脸上不见一点慌张。
  刘知远答苏逢吉之言,当然是言不由衷,瞎扯的了。他要是真忠诚于晋室,在晋朝与契丹长达五年的对峙鏖战期间,也不会稳守关隘,坐观成败了,且还偷偷地收容散卒,壮大自己势力。中渡桥之变,杜重威全军而降,汴梁危及之时,也未见他有勤王援护动作。耶律德光入汴,见诸节度争相觐见,又毫不犹豫地派人携重礼诣殿而拜,大表忠心......
闲谈几许只歇息片刻刘承祐主动告退扛着锄头再度下田。刘承训作为兄长自觉当以身作则肯落于后故也拖着有些疲弱身体到地里继续笨拙地刨着地。
  二去后刘知远身边远处名文官将父子对话收入耳朵。透着精明目光四下扫扫放下手中耕具步至田畔面带笑意地对拱手道:“恭喜大王!”
  其三十来岁面相清癯精神爽秀留着抹修得十分精致胡须。此名为苏逢吉官居河东节度判官刘知远心腹近臣深得刘知远器重。刘知远性素刚严宾佐畏而敬之唯有苏逢吉竟得幸侍奉左右察其颜色而进文簿每有进言刘知远亦多表赞同而少否决。总之苏逢吉在刘知远儿混得很错。
  “哦?”刘知远对苏逢吉态度较确亲善许多竟然对其露出常难见笑容奇问道:“何喜之有?”
  苏逢吉显得很恭敬谨躬而立眼睛扫向远处刘承训与刘承祐:“世子端谨孝敬温厚有容之量;二王子虽寡于言然果敢严毅腹有经略。有子若此难道大王喜事?二位王子皆龙凤之姿天日之表......”
  苏逢吉马屁拍得响亮且拍到刘知远心坎过其表情严肃到底应道:“孤二子岂当得此等评价?唔......过大郎秉性醇厚确假至于二郎——
  话音顿刘知远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深邃:“半岁多以来性情大变御过肃言行尖刻也知事还坏事......”
  刘知远显然将苏逢吉当成亲近之对两儿子评价却没有点遮掩意思。跟在刘知远身边也久也大概明白其顾虑所在但苏逢吉敢贸然发表什么意见。
  垂首复仰眼神中透着些机灵之色苏逢吉神态自然地带偏话题话里带着点暗示:“二王子方才之言却也无道理大晋已亡中原无主胡虏猖獗。大王确应该积极进取——”
  苏逢吉显然准备长篇大论但被刘知远粗暴地打断:“竖子之言岂可当真?”
  见刘知远“发怒”苏逢吉面色反倒愈显轻松慌忙自顾自慢悠悠地说着:“河东形胜之地自古以来据之可成王业。远说当年晋王拥之以抗强梁及庄宗灭梁大唐所以兴也;十年前高祖镇河东以隅之地而抗天下长驱而直入洛阳大晋兴于此也;如今大王拥兵数万民且安兵且壮中原沉沦于异族铁蹄若纵河东之雄南下中原帝业可期也......”
  “闭嘴!”听苏逢吉道出如此直白“逆言”只见刘知远怒状骇狠狠地瞪着苏逢吉呵斥道。
  苏逢吉有些意犹未尽但迎着刘知远目光还识趣地闭上嘴。自认猜出刘知远心思然而此刻直面其那凶狠眼神心头仍旧免打鼓。北平王刘知远可善身体禁哆嗦下苏逢吉赶紧深埋下头。
  耳边传来刘知远激切之言:“此等悖逆之言再敢言语孤绝轻饶。孤简拔于高祖长受国恩自当图报。晋室衰微天子蒙尘落于契丹之手孤身处千里之外未及援助已痛彻心扉愧悔难当岂敢有此等悖逆妄想!勿复此言!勿复此言!”
  刘知远那动情模样仿佛真样。苏逢吉也聪明眼珠子提溜闪几圈长长作揖:“大王之忠心臣下明白。臣下滥言造次还请大王责罚!”
  “再复此论必严惩贷!”轻哼声刘知远起身拂袖而去似乎真生气般。
  见状苏逢吉赶忙与几名牙将亲卫缀行而去脸上见点慌张。
  刘知远答苏逢吉之言当然言由衷瞎扯。要真忠诚于晋室在晋朝与契丹长达五年对峙鏖战期间也会稳守关隘坐观成败且还偷偷地收容散卒壮大自己势力。中渡桥之变杜重威全军而降汴梁危及之时也未见有勤王援护动作。耶律德光入汴见诸节度争相觐见又毫犹豫地派携重礼诣殿而拜大表忠心......
闲谈几许,只歇息片刻,刘承祐主动告退,扛着锄头,再度下田。刘承训作为兄长,自觉当以身作则,不肯落于后,故也拖着有些疲弱的身体,到地里,继续笨拙地刨着地。
  二人去后,刘知远身边不远处一名文官,将父子的对话,收入了耳朵。透着精明的目光四下扫了扫,放下手中的耕具,步至田畔,面带笑意地对他拱手道:“恭喜大王!”
  其人三十来岁,面相清癯,精神爽秀,留着一抹修得十分精致的胡须。此人名为苏逢吉,官居河东节度判官,是刘知远的心腹近臣,深得刘知远器重。刘知远性素刚严,宾佐畏而敬之,唯有这苏逢吉,竟得幸侍奉左右,察其颜色而进文簿,每有进言,刘知远亦多表赞同而少否决。总之,这苏逢吉在刘知远这儿混得很不错。
  “哦?”刘知远对苏逢吉的态度较他人确是亲善许多,竟然对其露出了一个常人难见的笑容,好奇问道:“何喜之有?”
  苏逢吉显得很恭敬,谨躬而立,眼睛扫向远处的刘承训与刘承祐:“世子端谨孝敬,温厚有容人之量;二王子虽寡于言,然果敢严毅,腹有经略。有子若此,难道不是大王的喜事吗?二位王子,皆是龙凤之姿,天日之表......”
  苏逢吉这马屁拍得响亮,且拍到了刘知远的心坎了,不过其表情严肃到底,应道:“孤这二子岂当得此等评价?唔......不过大郎秉性醇厚,确是不假,至于二郎——
  话音一顿,刘知远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深邃:“这半岁多以来,性情大变,御人过肃,言行尖刻,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