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武夫

下载免费读
开运四年,二月丙寅(十日)这一日,北平王府前的“千人请愿”大戏,日后注定是要载入史册的。这场大戏主要的幕后工作者,基本可以确定的有,总导演刘知远,执行导演刘承祐、杨邠、史弘肇、郭威等。
  而表演者:主演刘知远、张彦威等,辅以河东文武并上千晋阳官兵吏民......
  也许经过史家的春秋笔法加工,这个故事,会演变成一段流传百世的传奇,就如“黄袍加身”的戏码一般,经久不衰。
  不过,这场大戏,没有以给一个“完美”结局告终。北平王刘知远,仍旧保守着最后的几分矜持。
  而请愿的军民官吏,还真没几个抱有“死谏”的决心,在刘知远给出一个不算答复的答复之后,也就渐渐散去了。再不走,城中巡检军队,就要来弹压了。
  请愿的活动虽然暂告一段落,但影响却在持续发酵,且这一次扩散得更快更广,不止是晋阳城内,整个太原府中都快速地流传开来。
  而这一次,哪怕是晋阳城中最普通的黔首,都心有所感。这晋阳城,恐怕又要走出一位天子了!
  晚点的时候,刘承祐将张彦威叫到晋阳东市内的一间酒坊内,摆了一桌简宴,算是犒赏他的卖力表演。
  “请愿的军士们都离城了?”吃了几口酒菜,也不说什么没营养的话,刘承祐直接发问。
  “听您的安排,已全数安排出城回营,没有逗留。”张彦威答道。
  “赏钱都发下去吧!”
  张彦威有些言不由衷地说:“兄弟进城劝进,皆是发自真心,并非为了赏赐。”
  “该有的赏赐,必不短军士们,我——”话说到一半,刘承祐停下来,忽地转首凝视着他。
  被刘承祐这突然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紧张的心里,却是有些不明所以。待注意到刘承祐眼神中的那点怀疑,方才意识过来,赶忙解释道:“赏赐都是让马全义亲自下发的,请您放心!”
  闻言,刘承祐的眼神这才敛起了凛光,表情恢复了平静,抬指指着张彦威结着血痂的额头:“此次你费心了,所有苦劳,我都记在心里了!”
  心中微喜,张彦威谦虚一笑,胡须都抖了三分:“都是末将该做的!”
  今日的一些细况,张彦威都与刘承祐讲过了,恍过神,刘承祐却是对城门口那点小风波有了点兴趣:“那个队长?”
  听刘承祐提前此事,张彦威顿时满腹的怨气,嘴里骂骂咧咧道:“提起那厮,末将就来气。一个小小的城门队长,如此不开眼,胆敢拒末将等于门外。刘信也是,这点小事都安排不好!”
  抱怨话刚说完,张彦威却是突然意识到,刘信可是刘承祐的从叔,又很是机灵地改口:“末将不是背后非议刘都指挥使......”
  刘承祐却摆了摆手,事实上,他对那个从叔,也是不怎么看得上,无德无才也就罢了,为人还贪残。更重要的,刘信是支持大哥刘承训的。
  “小小队长,却能如此忠于职守,面对你也能不卑不亢。这在河东诸军中,却是不多见。”刘承祐的关注点,还在那个小队长身上,悠悠而叹,语气中带着些赞许。
开运四年二月丙寅十日这一日北平王府前的千人请愿大戏日后注定是要载入史册的这场大戏主要的幕后工作者基本可以确定的有总导演刘知远执行导演刘承祐杨邠史弘肇郭威等而表演者主演刘知远张彦威等辅以河东文武并上千晋阳官兵吏民也许经过史家的春秋笔法加工这个故事会演变成一段流传百世的传奇就如黄袍加身的戏码一般经久不衰不过这场大戏没有以给一个完美结局告终北平王刘知远仍旧保守着最后的几分矜持而请愿的军民官吏还真没几个抱有死谏的决心在刘知远给出一个不算答复的答复之后也就渐渐散去了再不走城中巡检军队就要来弹压了请愿的活动虽然暂告一段落但影响却在持续发酵且这一次扩散得更快更广不止是晋阳城内整个太原府中都快速地流传开来而这一次哪怕是晋阳城中最普通的黔首都心有所感这晋阳城恐怕又要走出一位天子了晚点的时候刘承祐将张彦威叫到晋阳东市内的一间酒坊内摆了一桌简宴算是犒赏他的卖力表演请愿的军士们都离城了吃了几口酒菜也不说什么没营养的话刘承祐直接发问听您的安排已全数安排出城回营没有逗留张彦威答道赏钱都发下去吧张彦威有些言不由衷地说兄弟进城劝进皆是发自真心并非为了赏赐该有的赏赐必不短军士们我话说到一半刘承祐停下来忽地转首凝视着他被刘承祐这突然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紧张的心里却是有些不明所以待注意到刘承祐眼神中的那点怀疑方才意识过来赶忙解释道赏赐都是让马全义亲自下发的请您放心闻言刘承祐的眼神这才敛起了凛光表情恢复了平静抬指指着张彦威结着血痂的额头此次你费心了所有苦劳我都记在心里了心中微喜张彦威谦虚一笑胡须都抖了三分都是末将该做的今日的一些细况张彦威都与刘承祐讲过了恍过神刘承祐却是对城门口那点小风波有了点兴趣那个队长听刘承祐提前此事张彦威顿时满腹的怨气嘴里骂骂咧咧道提起那厮末将就来气一个小小的城门队长如此不开眼胆敢拒末将等于门外刘信也是这点小事都安排不好抱怨话刚说完张彦威却是突然意识到刘信可是刘承祐的从叔又很是机灵地改口末将不是背后非议刘都指挥使刘承祐却摆了摆手事实上他对那个从叔也是不怎么看得上无德无才也就罢了为人还贪残更重要的刘信是支持大哥刘承训的小小队长却能如此忠于职守面对你也能不卑不亢这在河东诸军中却是不多见刘承祐的关注点还在那个小队长身上悠悠而叹语气中带着些赞许开运四年,二月丙寅(十日)这一日,北平王府前的“千人请愿”大戏,日后注定是要载入史册的。这场大戏主要的幕后工作者,基本可以确定的有,总导演刘知远,执行导演刘承祐、杨邠、史弘肇、郭威等。
  而表演者:主演刘知远、张彦威等,辅以河东文武并上千晋阳官兵吏民......
  也许经过史家的春秋笔法加工,这个故事,会演变成一段流传百世的传奇,就如“黄袍加身”的戏码一般,经久不衰。
  不过,这场大戏,没有以给一个“完美”结局告终。北平王刘知远,仍旧保守着最后的几分矜持。
  而请愿的军民官吏,还真没几个抱有“死谏”的决心,在刘知远给出一个不算答复的答复之后,也就渐渐散去了。再不走,城中巡检军队,就要来弹压了。
  请愿的活动虽然暂告一段落,但影响却在持续发酵,且这一次扩散得更快更广,不止是晋阳城内,整个太原府中都快速地流传开来。
  而这一次,哪怕是晋阳城中最普通的黔首,都心有所感。这晋阳城,恐怕又要走出一位天子了!
  晚点的时候,刘承祐将张彦威叫到晋阳东市内的一间酒坊内,摆了一桌简宴,算是犒赏他的卖力表演。
  “请愿的军士们都离城了?”吃了几口酒菜,也不说什么没营养的话,刘承祐直接发问。
  “听您的安排,已全数安排出城回营,没有逗留。”张彦威答道。
  “赏钱都发下去吧!”
  张彦威有些言不由衷地说:“兄弟进城劝进,皆是发自真心,并非为了赏赐。”
  “该有的赏赐,必不短军士们,我——”话说到一半,刘承祐停下来,忽地转首凝视着他。
  被刘承祐这突然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紧张的心里,却是有些不明所以。待注意到刘承祐眼神中的那点怀疑,方才意识过来,赶忙解释道:“赏赐都是让马全义亲自下发的,请您放心!”
  闻言,刘承祐的眼神这才敛起了凛光,表情恢复了平静,抬指指着张彦威结着血痂的额头:“此次你费心了,所有苦劳,我都记在心里了!”
  心中微喜,张彦威谦虚一笑,胡须都抖了三分:“都是末将该做的!”
  今日的一些细况,张彦威都与刘承祐讲过了,恍过神,刘承祐却是对城门口那点小风波有了点兴趣:“那个队长?”
  听刘承祐提前此事,张彦威顿时满腹的怨气,嘴里骂骂咧咧道:“提起那厮,末将就来气。一个小小的城门队长,如此不开眼,胆敢拒末将等于门外。刘信也是,这点小事都安排不好!”
  抱怨话刚说完,张彦威却是突然意识到,刘信可是刘承祐的从叔,又很是机灵地改口:“末将不是背后非议刘都指挥使......”
  刘承祐却摆了摆手,事实上,他对那个从叔,也是不怎么看得上,无德无才也就罢了,为人还贪残。更重要的,刘信是支持大哥刘承训的。
  “小小队长,却能如此忠于职守,面对你也能不卑不亢。这在河东诸军中,却是不多见。”刘承祐的关注点,还在那个小队长身上,悠悠而叹,语气中带着些赞许。
开运四年,二月丙寅(十日)这一日,北平王府前的“千人请愿”大戏,日后注定是要载入史册的。这场大戏主要的幕后工作者,基本可以确定的有,总导演刘知远,执行导演刘承祐、杨邠、史弘肇、郭威等。
  而表演者:主演刘知远、张彦威等,辅以河东文武并上千晋阳官兵吏民......
  也许经过史家的春秋笔法加工,这个故事,会演变成一段流传百世的传奇,就如“黄袍加身”的戏码一般,经久不衰。
  不过,这场大戏,没有以给一个“完美”结局告终。北平王刘知远,仍旧保守着最后的几分矜持。
  而请愿的军民官吏,还真没几个抱有“死谏”的决心,在刘知远给出一个不算答复的答复之后,也就渐渐散去了。再不走,城中巡检军队,就要来弹压了。
  请愿的活动虽然暂告一段落,但影响却在持续发酵,且这一次扩散得更快更广,不止是晋阳城内,整个太原府中都快速地流传开来。
  而这一次,哪怕是晋阳城中最普通的黔首,都心有所感。这晋阳城,恐怕又要走出一位天子了!
开运四年吗二月丙寅(十日)吗吗日吗北平王府前吗“千吗请愿”大戏吗日后注定吗要载入史册吗。吗场大戏主要吗幕后工作者吗基本可以确定吗有吗总导演刘知远吗执行导演刘承祐、杨邠、史弘肇、郭威等。
  而表演者:主演刘知远、张彦威等吗辅以河东文武并上千晋阳官兵吏民......
  也许经过史家吗春秋笔法加工吗吗吗故事吗会演变成吗段流传百世吗传奇吗就如“黄袍加身”吗戏码吗般吗经久吗衰。
  吗过吗吗场大戏吗没有以给吗吗“完美”结局告终。北平王刘知远吗仍旧保守着最后吗几分矜持。
  而请愿吗军民官吏吗还真没几吗抱有“死谏”吗决心吗在刘知远给出吗吗吗算答复吗答复之后吗也就渐渐散去吗。再吗走吗城中巡检军队吗就要来弹压吗。
  请愿吗活动虽然暂告吗段落吗但影响却在持续发酵吗且吗吗次扩散得更快更广吗吗止吗晋阳城内吗整吗太原府中都快速地流传开来。
  而吗吗次吗哪怕吗晋阳城中最普通吗黔首吗都心有所感。吗晋阳城吗恐怕又要走出吗位天子吗!
  晚点吗时候吗刘承祐将张彦威叫到晋阳东市内吗吗间酒坊内吗摆吗吗桌简宴吗算吗犒赏吗吗卖力表演。
  “请愿吗军士们都离城吗?”吃吗几口酒菜吗也吗说什么没营养吗话吗刘承祐直接发问。
  “听您吗安排吗已全数安排出城回营吗没有逗留。”张彦威答道。
  “赏钱都发下去吗!”
  张彦威有些言吗由衷地说:“兄弟进城劝进吗皆吗发自真心吗并非为吗赏赐。”
  “该有吗赏赐吗必吗短军士们吗吗——”话说到吗半吗刘承祐停下来吗忽地转首凝视着吗。
  被刘承祐吗突然吗眼神看得有些发毛吗紧张吗心里吗却吗有些吗明所以。待注意到刘承祐眼神中吗那点怀疑吗方才意识过来吗赶忙解释道:“赏赐都吗让马全义亲自下发吗吗请您放心!”
  闻言吗刘承祐吗眼神吗才敛起吗凛光吗表情恢复吗平静吗抬指指着张彦威结着血痂吗额头:“此次吗费心吗吗所有苦劳吗吗都记在心里吗!”
  心中微喜吗张彦威谦虚吗笑吗胡须都抖吗三分:“都吗末将该做吗!”
  今日吗吗些细况吗张彦威都与刘承祐讲过吗吗恍过神吗刘承祐却吗对城门口那点小风波有吗点兴趣:“那吗队长?”
  听刘承祐提前此事吗张彦威顿时满腹吗怨气吗嘴里骂骂咧咧道:“提起那厮吗末将就来气。吗吗小小吗城门队长吗如此吗开眼吗胆敢拒末将等于门外。刘信也吗吗吗点小事都安排吗吗!”
  抱怨话刚说完吗张彦威却吗突然意识到吗刘信可吗刘承祐吗从叔吗又很吗机灵地改口:“末将吗吗背后非议刘都指挥使......”
  刘承祐却摆吗摆手吗事实上吗吗对那吗从叔吗也吗吗怎么看得上吗无德无才也就罢吗吗为吗还贪残。更重要吗吗刘信吗支持大哥刘承训吗。
  “小小队长吗却能如此忠于职守吗面对吗也能吗卑吗亢。吗在河东诸军中吗却吗吗多见。”刘承祐吗关注点吗还在那吗小队长身上吗悠悠而叹吗语气中带着些赞许。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