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满足你的另一半心愿

下载免费读
方然的出租屋门口,半夜一点半的时候。
  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出现在楼道门口,他仔细的瞅了瞅,确认楼道里没人、声感电阻没有触发楼道灯后。
  突然一个箭步!直接穿过出租屋狭窄的走廊,只见这道身影身子矫健,动作迅速,路线犀利的猛地穿过隔壁大妈家放置的电动车、没腌酸菜的酸菜缸两大巨大阻碍,然后一个百米跨栏,跨越了最后的废书堆!
  成功地到达了!
  ...
  自己家的门口。
  此刻方然看着自己家的家门(虽然是租的),潸然泪下,情不自禁,难以自抑!
  我的妈啊,终于到家了。
  你都不知道我这一路上有多凄惨,跟做贼一样,简直比在逃的通缉犯还惨,为了躲避别人的目光,
  我特么的足足绕了五条街啊!!!
  在没穿牛仔裤的情况下,足足的绕了五条街啊!!!
方然的出租屋门口半夜一点半的时候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出现在楼道门口他仔细的瞅了瞅确认楼道里没人声感电阻没有触发楼道灯后突然一个箭步直接穿过出租屋狭窄的走廊只见这道身影身子矫健动作迅速路线犀利的猛地穿过隔壁大妈家放置的电动车没腌酸菜的酸菜缸两大巨大阻碍然后一个百米跨栏跨越了最后的废书堆成功地到达了自己家的门口此刻方然看着自己家的家门虽然是租的潸然泪下情不自禁难以自抑我的妈啊终于到家了你都不知道我这一路上有多凄惨跟做贼一样简直比在逃的通缉犯还惨为了躲避别人的目光我特么的足足绕了五条街啊在没穿牛仔裤的情况下足足的绕了五条街啊方然此刻满嘴的苦涩只想赶紧进屋喝一杯暖暖的凉白开压压惊然后习惯性的一摸兜没有裤子自然没有兜也就当然没有钥匙干差点忘了今天没带钥匙方然无力的叹了口气也对要是有钥匙的话自己也不用走投无路的用裤腰带当魔杖了看了一下在自己腰间已经恢复了原状的裤腰带突然仰头惆怅了起来不过不论此刻状况如何方然还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虽然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但好歹放松下来了他伸手从门框上摸着在一堆灰尘里找到了一个金属物件幸好紧急措施还在话说紧急措施还真的用上了方然疲惫的吐槽自己最后一句然后把钥匙插进门锁就在方然准备打开门的那时间说时迟那时快左右两家的大妈同时灯光一亮谁偷东西吓得方然赶紧屁滚尿流的滚自己的自己的屋子赶紧关上了门方然的出租屋不大就是一个二层小楼的中的一个屋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到是都有离学校也近唯一的缺点除了二层左右被两家大妈给夹着以外没啥不好而屋子里也很简单除了方然生活的必需品就只有一台还依靠信号塔的老电视打开灯方然把自己彻底摊在客厅的地上感受着可能是被晒热的地毯给自己的温暖疲倦感袭来再也不想起来从进了那个车站开始自己到底经历了个啥那一切都是真的车站说塌就塌大厦说塌就塌高墙说塌就塌可恶为啥老是想到的都是哪塌我想我可能需要放松一下方然一脸严肃道然后打开了自家现在唯一的娱乐用电子产品老电视叮当猫声看着那无聊枯燥但一如既往平凡不变的电视节目方然的心缓缓的平静了下来刘大夫那么你认为嗯等等不好意思观众朋友我们现在插播一条新闻突然方然看的电视节目唯一的亮点漂亮的女主持人突然惊慌了一下然后带着歉意的开口道紧接着一条紧急新闻插播了进来方然打了个哈欠完全不想看随手一换台发现竟然另一个台也插播了再换还是方然惊讶了诶哟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事竟然半夜紧急所有中央台插播新闻呵大情况啊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明天的热搜头条方然一脸煞有介事的点头自语立刻强势关注了起来只见电视上平日主持大型新闻的那两个著名主持人此刻也是一脸严肃紧张的开口解说观众朋友们就在刚刚的时间发生了一起极其恶劣的事件在官方的一次回收行动中一名可疑男子突然出现在最后关头干扰了官方的购买行动夺走了这次的回收目标女主持人紧接着开口方然的出租屋门口,半夜一点半的时候。
  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出现在楼道门口,他仔细的瞅了瞅,确认楼道里没人、声感电阻没有触发楼道灯后。
  突然一个箭步!直接穿过出租屋狭窄的走廊,只见这道身影身子矫健,动作迅速,路线犀利的猛地穿过隔壁大妈家放置的电动车、没腌酸菜的酸菜缸两大巨大阻碍,然后一个百米跨栏,跨越了最后的废书堆!
  成功地到达了!
  ...
  自己家的门口。
  此刻方然看着自己家的家门(虽然是租的),潸然泪下,情不自禁,难以自抑!
  我的妈啊,终于到家了。
  你都不知道我这一路上有多凄惨,跟做贼一样,简直比在逃的通缉犯还惨,为了躲避别人的目光,
  我特么的足足绕了五条街啊!!!
  在没穿牛仔裤的情况下,足足的绕了五条街啊!!!
  方然此刻满嘴的苦涩,只想赶紧进屋喝一杯暖暖的凉白开压压惊,然后习惯性的一摸兜。
  ...
  没有裤子,自然没有兜,也就当然没有钥匙。
  “干!差点忘了,今天没带钥匙。”
  方然无力的叹了口气,也对,要是有钥匙的话,自己也不用走投无路的用裤腰带当魔杖了。
  看了一下在自己腰间已经恢复了原状的裤腰带,突然仰头惆怅了起来。
  不过不论此刻状况如何,方然还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虽然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但好歹放松下来了,他伸手从门框上摸着,在一堆灰尘里找到了一个金属物件。
  “幸好,紧急措施还在...话说,紧急措施还真的用上了。”
  方然疲惫的吐槽自己最后一句,然后把钥匙插进门锁,就在方然准备打开门的那时间,说时迟那时快!
  左右两家的大妈同时灯光一亮!
  “谁!!偷东西!!!??”
  吓得方然赶紧屁滚尿流的滚自己的自己的屋子,赶紧关上了门。
  方然的出租屋不大,就是一个二层小楼的中的一个屋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到是都有,离学校也近,唯一的缺点除了二层左右被两家大妈给夹着以外,没啥不好。
  而屋子里也很简单,除了方然生活的必需品就只有一台还依靠信号塔的老电视。
  打开灯,方然把自己彻底摊在客厅的地上,感受着可能是被晒热的地毯给自己的温暖,疲倦感袭来,再也不想起来。
  从进了那个车站开始,自己到底经历了个啥?那一切都是真的??
  车站说塌就塌,大厦说塌就塌,高墙说塌就塌。
  ...
  可恶,为啥老是想到的都是哪塌!?
  “我想我可能需要放松一下。”
  方然一脸严肃道,然后打开了自家现在唯一的娱乐用电子产品——老电视!(叮当猫声)
  看着那无聊枯燥但一如既往平凡不变的电视节目,方然的心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刘大夫,那么你认为....嗯?等等!!不好意思,观众朋友,我们现在插播一条新闻。”
  突然,方然看的电视节目,唯一的亮点漂亮的女主持人突然惊慌了一下,然后带着歉意的开口道,紧接着,一条紧急新闻插播了进来。
  方然打了个哈欠,完全不想看,随手一换台,发现竟然另一个台也插播了。
  再换,还是!
  方然惊讶了,诶哟,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事,竟然半夜紧急所有中央台插播新闻?
  “呵,大情况啊,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明天的热搜头条。”
  方然一脸煞有介事的点头自语,立刻强势关注了起来,只见电视上,平日主持大型新闻的那两个著名主持人此刻也是一脸严肃紧张的开口解说。
  “观众朋友们,就在刚刚的时间,发生了一起极其恶劣的事件。”
  “在官方的一次回收行动中,一名可疑男子突然出现,在最后关头干扰了官方的购买行动,夺走了这次的回收目标。”女主持人紧接着开口。
方然的出租屋门口,半夜一点半的时候。
  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出现在楼道门口,他仔细的瞅了瞅,确认楼道里没人、声感电阻没有触发楼道灯后。
  突然一个箭步!直接穿过出租屋狭窄的走廊,只见这道身影身子矫健,动作迅速,路线犀利的猛地穿过隔壁大妈家放置的电动车、没腌酸菜的酸菜缸两大巨大阻碍,然后一个百米跨栏,跨越了最后的废书堆!
  成功地到达了!
  ...
  自己家的门口。
  此刻方然看着自己家的家门(虽然是租的),潸然泪下,情不自禁,难以自抑!
  我的妈啊,终于到家了。
  你都不知道我这一路上有多凄惨,跟做贼一样,简直比在逃的通缉犯还惨,为了躲避别人的目光,
  我特么的足足绕了五条街啊!!!
  在没穿牛仔裤的情况下,足足的绕了五条街啊!!!
  方然此刻满嘴的苦涩,只想赶紧进屋喝一杯暖暖的凉白开压压惊,然后习惯性的一摸兜。
  ...
  没有裤子,自然没有兜,也就当然没有钥匙。
  “干!差点忘了,今天没带钥匙。”
  方然无力的叹了口气,也对,要是有钥匙的话,自己也不用走投无路的用裤腰带当魔杖了。
  看了一下在自己腰间已经恢复了原状的裤腰带,突然仰头惆怅了起来。
  不过不论此刻状况如何,方然还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虽然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但好歹放松下来了,他伸手从门框上摸着,在一堆灰尘里找到了一个金属物件。
  “幸好,紧急措施还在...话说,紧急措施还真的用上了。”
  方然疲惫的吐槽自己最后一句,然后把钥匙插进门锁,就在方然准备打开门的那时间,说时迟那时快!
  左右两家的大妈同时灯光一亮!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